向公安机关申请公开治安管理处罚信息,申请人提供线索,能证明该信息存在的,公安机关应当公开
发布时间:2018-05-28 10:13
  我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向行政机关申请获取政府信息的,应当采用书面形式(包括数据电文形式);采用书面形式确有困难的,申请人可以口头提出,由受理该申请的行政机关代为填写政府信息公开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应当包括下列内容:申请人的姓名或者名称、联系方式;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的内容描述;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的形式要求。
 
  由上述法律规定可知,申请人向行政机关申请公开政府信息的,应当对拟申请公开的信息内容进行描述,以便于行政机关查找。关于申请人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是否存在,不要求申请人证明其所申请的信息存在,仅要求其提供能证明其申请公开的信息存在的线索即可。根据行政法律师办理信息公开案件的经验可知,行政机关往往以申请人申请公开的信息不存在为由,而拒绝公开。但人民法院审查后,根据申请人提供的线索,能够确认申请人申请公开的信息存在的话,人民法院会依法判决公开。
 
  例如,在应金仙诉北京市公安局政府信息公开一案中,从人民法院查明的事实可知:2014年9月19日,应金仙当面向北京市公安局提交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在申请表中“所需的政府信息”一栏,应金仙填写的内容为:“申请公开天安门公安分局制作的2010年9月26日15时35分,本人在天安门金水桥扰乱公共秩序,被查获、立案和移交浙江省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分局的信息;在“获取政府信息的方式”一栏,应金仙选择“邮寄”;在“政府信息的载体形式”一栏,选择“纸质文本”;在“所需政府信息的用途”一栏,应金仙填写的内容为“搞清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分局对我的处罚是否合法”。应金仙还向北京市公安局提供了本人身份证复印件及江干公安分局对其作出的公安行政处罚决定。当日,北京市公安局未向应金仙出具《登记回执》。2014年9月30日,北京市公安局作出第931号告知书,告知应金仙申请获取的政府信息,本机关未制作,该政府信息不存在。北京市公安局于2014年10月14日将该告知书连同落款日期为2014年9月19日的《登记回执》一并邮寄送达给应金仙。应金仙对此不服,于法定期限内提起了行政诉讼。
 
  人民法院审查后,认为: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及北京市公安局有关政府信息公开职责的规定,北京市公安局是涉案政府信息的公开机关,具有对应金仙申请获取的政府信息进行公开的义务。《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规定,申请人向行政机关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应当是由该行政机关制作或保存的信息。行政机关应当及时、准确地公开政府信息。
 
  本案中,应金仙申请获取的政府信息是2010年9月26日天安门地区分局对其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查获、立案和移交当地公安机关的文件。北京市公安局收到应金仙的申请后,于法定期限内进行答复,并向应金仙送达告知书,履行了政府信息公开的告知义务。但根据应金仙提供的到案经过及训诫书等证据证实,天安门地区分局于2010年9月26日以应金仙涉嫌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为由,将其口头传唤至该分局接受询问,该分局治安大队还向应金仙送达了训诫书,并出具了到案经过,后又于2010年9月28日将该到案经过的复印件及警察证复印机共计4页提供给江干公安分局。由此说明,天安门地区分局应当保存查获原告的相关信息。北京市公安局作出该政府信息不存在的结论,事实依据不足,未尽到全面查询职责。应金仙要求法院撤销北京市公安局作出的第931号告知书并重新作出答复的诉讼请求,具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本院应予支持。最终,人民法院判决撤销了北京市公安局于二○一四年九月三十日对应金仙作出的市公安局(2014)第931号-不存《政府信息不存在告知书》;并责令北京市公安局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个工作内对应金仙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
 
  从上述案件可知,在申请人提供了线索证明申请公开的信息存在的,接受申请的行政机关应当依法予以公开的。行政机关以申请公开的信息不存在不予以公开,人民法院审查后,根据申请人提供的线索能证明申请人申请公开的信息存在,人民法院会依法判决行政机关予以公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