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行政机关委托的组织实施的行为如何识别和进行权利救济
发布时间:2018-08-14 17:08

导读:我国现行行政法律法规就行政行为的程序、法律根据以及权利救济等作出了相对明确的规定,但在实践中,由于行政委托的存在,导致一些行为并不能准确地认定是否属于行政行为,以及如何进行权利救济等。基于此,本文通过徐某某诉长沙市望城区国土资源局一案,对行政委托行为进行分析总结,以望为大家提供一些参考或启发。

 

本文主要内容:当事人基本信息、审理本案的法院、基本案情概述、本案争议焦点、法院裁判理由、本案裁判要点、裁判文书。

 

当事人基本信息:上诉人(原审原告)徐某某,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长沙市望城区国土资源局

 

审理本案的法院: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区人民法院,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

 

基本案情概述:2015年11月13日,经湖南省人民政府批准,征收长沙市岳麓区东方红镇华龙村、望城区雷锋镇桥头铺村、真人桥村土地33.3071公顷作为长沙高新区许龙路项目建设用地。2016年2月1日,长沙市望城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望城区政府)发布《征收土地方案公告》。2016年3月3日望城国土局发布《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征求意见公告》。在征求意见时间届满后,望城国土局未征求到相关意见,经呈报望城区政府批准,2016年3月29日,望城国土局发布《实施公告》。该公告对雷锋街道真人桥村征收土地房屋及拆迁人口数量、征地补偿标准、征地补偿费用、补偿明细的查询机构、安置办法等内容予以公示。上述《征收土地方案公告》盖有“长沙市望城区人民政府集体土地征收补偿与安置专用章(2)”印章,《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征求意见公告》及《实施公告》均盖有“长沙市望城区国土资源局(2)”印章。另查明,望城国土局授权长沙市国土资源局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分局(以下简称高新国土分局)为望城区托管至高新区地域范围集体土地征收补偿安置、限期腾地、违法用地的认定、查处以及相关涉访涉拆工作的承接主体。“长沙市望城区国土资源局(2)”印章的制作主体为望城国土局。徐某某所在区域的项目征拆组织实施主体为长沙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

 

徐某某认为其房屋及附属设施在该项目征地范围内,因不服望城国土局作出的上述《实施公告》诉至人民法院,请求确认该公告违法。一审法院、二审法院审查后,均驳回了其诉讼请求。

 

本案争议焦点:被上诉人望城国土局发布《实施公告》的行为是否合法,争议焦点在于该公告的发布主体是否具有相应的职权,发布的程序和公告的内容是否合法?

 

法院裁判理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五条第三款规定:“征地补偿、安置方案报市、县人民政府批准后,由市、县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组织实施”;《长沙市征地补偿安置条例》第十三条第一款规定:“征地补偿方案批准后,县(市)、区土地行政主管部门应当在被征地所在的乡(镇、街道)和村(社区)、组发布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实施公告,并组织实施”。本案中,被上诉人望城国土局按照上述程序进行发布《实施公告》,且内容符合法律规定。

 

根据行政法和行政诉讼基本理论可知,行政委托是行政机关在其职权和职责范围内依法将其行政职权或行政事项委托给有关行政机关、社会组织和个人,受委托者以委托机关的名义实施管理行为和行使职权,并由委托机关承担法律责任。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二十六的规定,行政机关委托的组织所作的行政行为,委托的行政机关是被告。行政委托并不发生职权职责、法律后果及行政主体资格的转移。根据《长沙市征地补偿安置有关问题的规定》第一条的规定,区、县(市)人民政府和长沙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均是征地补偿安置工作的实施主体,负责本辖区内征地补偿安置工作的实施、协调、监督和管理。长沙市望城区雷锋街道由长沙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受委托管理,涉案项目的征拆工作虽由高新区管委会及高新国土分局实际实施,但均以委托行政机关望城区政府及望城国土局的名义制作发布相关公告,由望城区政府及望城国土局承担由此产生的法律责任,该行政委托行为并不违背法律规定。至于公告上加盖“(2)号印章”,只是行政机关方便区分自身管理和委托管理行政事项,并无不当。

 

行政诉讼律师观点:在法律法规未就行政职权的委托作禁止性规定的情况下,行政机关可依法将部分行政职权委托给其他组织。行政相对人就接受委托的其他组织实施的行为不服的,应以委托机关为被告提起行政诉讼。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