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无法证明强拆造成的损失时,具体的赔偿数额如何确定
发布时间:2018-07-17 17:38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十五条第一款规定,人民法院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赔偿请求人和赔偿义务机关对自己提出的主张,应当提供证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规定,在行政赔偿诉讼中,原告应当对被诉具体行政行为造成损害的事实提供证据。但在强拆行政诉讼案件中,根据行政诉讼律师办理案件的经验可知,由于行政机关的强拆行为往往导致原告无法证明具体的损失数额,在此情况下,人民法院会依据什么来判决行政机关向被强拆人拆迁赔偿的数额呢?
 
当事人:上诉人(一审原告)郑桂荣,上诉人(一审被告)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政府
 
审理本案的法院:一审法院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法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基本案情概述:2012年12月30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政府发布腾退公告,并制定了《玲珑巷项目腾退搬迁补偿安置方案》,参照《北京市集体土地房屋拆迁管理办法》等相关文件精神,组织实施玲珑巷、五路居地区综合整治腾退拆迁补偿安置工作。郑桂荣自1987年至2013年在涉案的八里庄东居民区29号院(以下简称29号院)内居住,其居住的房屋位于上述腾退范围内。在腾退过程中,腾退指挥部与同住在29号院内的马某等四名被腾退人签订协议并进行了补偿安置后,于2013年拆除了29号院内的房屋。2015年郑桂荣针对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政府强制拆除行为提起行政诉讼,人民法院生效判决确认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政府对郑桂荣居住的房屋实施的拆除行为违法。2016年,郑桂荣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政府申请行政赔偿,请求将被拆除的涉案房屋恢复原状,赔偿因强拆造成的财物损失125489元、房屋租金62000元以及各项诉讼费用62200元。2016年6月15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政府作出《不予赔偿决定书》。郑桂荣不服,提起行政赔偿诉讼。人民法院审理后,判决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政府赔偿郑桂荣人民币贰万元整;驳回郑桂荣的其他赔偿请求。后郑桂荣对一审判决不服,提起了上诉,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维持一审法院判决。
 

拆迁赔偿争议焦点: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政府强制拆除行为对郑桂荣财产造成的具体损害数额如何证明,应当由谁承担该证明责任?在不能证明具体赔偿数额的情况下,人民法院应当如何判决?

 
法院裁决理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八条第二款的规定,在行政赔偿诉讼中,原告应当对行政行为造成的损害提供证据;因被告的原因导致原告无法举证的,由被告承担举证责任。本案中,原告郑桂荣仅向法院提交了财产损失清单以证明涉案房屋被拆除时室内财物情况,并未提交其他证据佐证清单内财产损失的客观性,被告海淀区人民政府亦未在实施强拆时对涉案房屋内财产进行登记,致使法院无法根据有效证据认定室内财产的真实构成情况。考虑到被告海淀区人民政府违法强拆涉案房屋的实际情况,根据上述法律规定,应由被告海淀区人民政府承担室内财产真实构成情况无法查明的不利后果并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基于原告郑桂荣长期居住在涉案房屋内的事实,室内亦应放置基本的日常生活用品,故涉案房屋内的家具及基本的生活物品等当属个人合法财产,应受法律保护。结合原告郑桂荣的主张,根据日常生活经验法则,酌定被告对原告提交的财产损失清单的第2-16项承担赔偿责任,并酌情确定赔偿数额20000元。关于原告提出的现金损失部分,因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强制拆除时原告有大额现金存放在被拆除房屋内,故对该部分赔偿请求不予支持。关于原告郑桂荣请求赔偿诉讼费用的问题。行政机关承担行政赔偿责任的范围,应当是受害人因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行使行政职权而直接遭受的人身权、财产权的损害。原告郑桂荣请求赔偿的诉讼费用支出,均是因其针对涉案房屋被拆除后提起诉讼而支付的费用,属于当事人在法律救济程序中支出的费用,不属于国家赔偿法所规定的赔偿范围。原告郑桂荣要求被告赔偿其因诉讼而支出的各项费用62200元的请求,没有法律根据,不予支持。
 

行政诉讼律师观点:在行政赔偿、补偿案件中,原告应当对行政行为造成的损害提供证据。但因被告的原因导致原告无法就损害情况举证的,由被告就损害情况承担举证责任。当事人的损失因客观原因无法鉴定的,人民法院应当结合当事人的主张和在案证据,遵循法官职业道德,运用逻辑推理和生活经验、生活常识等,酌情确定拆迁赔偿数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