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机关作出准予延续或不准予延续采矿许可证的程序要符合法律规定,具有法律依据
发布时间:2018-05-28 09:56
  近年来,随着我国‘节约资源、保护环境’政策的深入推进,国土资源部门、环境保护部门等行政机关加大了对土地资源、矿产资源、能源资源等企业的监督检查力度,不仅对高污染行为进行了大量的行政处罚,也在许可资质方面作出了不予延续甚至吊销许可证等督查决定。在此监督检查过程中,不可否认的是我国环境确实有了很大的改善,但了不少损害相关企业的正当利益的行政违法行为。

  根据专业的行政法律师以往的办案经验可知,一些地方具有行政许可资质的行政机关为了其他不正当利益,借以高污染高能耗等借口不给相关企业续延相关许可证或者资质。

  我国现行有效的《行政许可法》规定申请人申请续延行政许可期限的应当提交相关证明材料,行政机关收到申请人的申请材料后,如果材料不齐全或者不符合法定形式的,应当当场或者在五日内一次告知申请人需要补正的全部内容,逾期不告知的,自收到申请材料之日起即为受理。受理后,应当出具加盖本行政机关公章的书面凭证。如果经过审查后,决定不予续延许可期限的,应当说明理由,并告知申请人如果对此不予续延的决定不服的,可以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

  但在,实际的申请续延行政许可期限的过程中,却存在着不少行政机关不按照《行政许可法》规定的步骤和方式作出是否准予行政许可续延的决定,严重侵害了申请人应得的合法权益,有不利法治市场经济的建设和完善。

  例如,在某采石厂诉某县国土资源局不予续延采矿许可期限一案中,从人民法院查明的事实可知:2016年12月1日、2017年3月6日,某采石厂两次向某县国土资源局提出申请,申请办理延续采矿许可。某县国土资源局于2017年5月4日作出《某县国土资源局关于某采石厂建筑用石料矿不再延续的通知》,内容为:清水县顺平采石厂,你厂采矿许可证的初始颁证2010年8月20日,有效期限至2012年8月20日,法定代表人为张某。2012年12月19日签订延续出让合同,延续期限2012年8月20日至2015年8月20日。《采矿许可证》中的有效期限2014年4月1日至2017年4月1日为误设,与延续出让合同不一致。2013年7月发现法定代表人变更为刘某。2016年12月,清水县保障中央环境保护督查工作协调联络组调查核实,举报你厂的污染环境扰民问题属实,决定予以关闭。你厂建筑用石料矿开采期间,存在以下违法违规行为:一是小型露天矿山不按设计规范建设、未实行分台阶开采。整改后仍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依据《甘肃省金属非金属矿山整顿工作方案》依法应予以关闭矿山。同时,你厂紧贴天平铁路樊峡隧道一侧山体开采,距离隧道进口约600米,不符合《铁路安全管理条例》之规定,也未按照矿山地质环境保护与治理恢复方案进行工程的施工,未与矿产资源开采活动同步进行治理,违反了《矿产地质环境保护规定》。经我局研究决定,不再延续清水县顺平采石厂建筑用石料矿。

  某采石场收到《某县国土资源局关于某采石厂建筑用石料矿不再延续的通知》后,咨询过专业的行政法律师后,认为某县国土资源局的行为严重违反了行政许可的程序,损害了自身的合法权益。于是,某采石场就某国土资源局不予准予续延采矿许可证的行为提起了行政诉讼,请求依法责令某县国土资源局依据《行政许可法》的规定限期为自己办理延续采矿许可证期限的事项。

  经过行政法律师的代理举证,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根据我国《行政许可法》第三十二条第一款第四项规定“申请人申请行政许可时,提交的申请材料不齐全或者不符合法定形式的,行政机关应当当场或者在五日内一次告知申请人需要补正的全部内容,逾期不告知的,自收到申请材料之日起即为受理”第二款规定”行政机关受理或者不予受理行政许可申请,应当出具加盖本行政机关专用印章和注明日期的书面凭证。”以上法律规定的”应当”是强制性规定,但本案被告并无一次性告知的证据,也无”不予受理”的书面凭证。本案中,某县国土资源局认为某采石场提供的申请材料不全,不符合受理条件,尚未进入实质审查程序,但其已经研究决定作出了“不再延续”的通知,而且未依据《行政许可法》的规定告知某采石场不予许可的原因和进行救济的途径和方式,属于重大程序违法。最终,人民法院判决责令某县国土资源局在判决生效之日起二十日内,对某采石厂的采矿权延续申请作出是否准予续延的决定。

  从上述案件可知,行政机关收到申请人申请行政许可事项的文件后,应当出具加盖本机关印章的凭证,如果不齐全的,应当一次性告知申请人补正。同时,未经实质性审查,不得直接作出不予行政许可的决定。如果审查后,作出不予行政许可的决定,应当说明理由,并告知申请人如果对此决定不服,进行救济的途径和方式。如果行政机关违反上述步骤和方式,则属于程序违法,人民法院审理后,会撤销该不予行政许可的决定或者责令行政机关重新作出是否准予行政许可的决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