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机关单方解除或变更行政协议(行政合同)不仅受《合同法》关于合同解除和变更的规定,也受行政法基本原则和理论的规范
发布时间:2018-05-28 09:43
  在公民或者企业在与行政机关签订行政协议(行政合同)时,由于行政机关享有基于公共利益的考量单方面变更或者解除行政协议(行政合同)的权利,因其不受合同法关于合同变更或解除的规定,行政法对此又没有清晰明确的规定,在此情况下,如何规范制约行政机关享有的单方解除变更行政协议(行政合同)的权利、如何有效维护行政协议(行政合同)公民或企业方的自身合法权益一直是公民或企业十分关注且不可回避的问题。对此,专业的行政法律师通过渭南民东新能源有限责任公司诉大荔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违法解除行政协议(行政合同)案分析探究。

  从法院查明的事实可知, 2015年4月14日,渭南民东新能源有限责任公司与大荔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签订了《大荔县天然气项目投资协议书》,约定大荔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在协议签订后,迅速成立由大荔县政府主要领导挂帅的天然气工程建设领导小组,协调多方关系,解决工程建设中遇到的问题;负责协调住建、国土等相关部门,为项目前期科研设计和建设提供所需的材料;负责协助该工程项目的立项和报批事宜,涉及的申报资料和费用由原告自行承担。协助办理各种施工、经营审批手续。约定渭南民东新能源有限责任公司投资组建“大荔公司”作为渭南民东新能源有限责任公司在该地区从事天然气项目投资、规划项目、规划设计、建设施工、经营管理的专业公司。项目建设内容为:第一项建设罗敷-大荔高压天然气管线;第二项建设大荔工业园区和县城部分天然气利用工程。

  2016年6月2日,大荔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以渭南民东新能源有限责任公司怠于履行协议,严重违反了双方协议的基本原则,且协议未能得到有效履行为由,作出了荔建函【2016】43号《大荔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关于解除与渭南民东新能源有限责任公司签订的天然气投资协议的决定》。渭南民东新能源有限责任公司对该决定不服,向渭南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申请复议,渭南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于2016年9月20日作出了渭建复决字【2016】85号行政复议决定书,以不属于可以申请行政复议的情形及不属于行政复议受案范围的理由,决定驳回申请人渭南民东新能源有限责任公司的行政复议申请。

  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大荔县天然气项目投资协议书》是大荔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为了履行其行政职责、实现行政管理目标而与渭南民东新能源有限责任公司签订的协议,其性质属于行政协议(行政合同)。大荔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签订协议的行为是履行其职责的行政行为。该协议是大荔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根据大荔县政府“十二五”规划,为了公共利益需要,建设燃气基础设施,实现“气化大荔”的发展目标,在其职权范围内与被上诉人协商达成的,内容不违反相关法律规定,为合法有效。
就本案而言,《大荔县天然气项目投资协议书》签订后,渭南民东新能源有限责任公司在大荔县经发局、环保局及渭南发改委、安监局等有关部门办理了相关审批手续,也投入了相应的资金进行施工。而大荔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以其2016年4月21日作出的停工通知及2016年5月30日作出的停止供气通知为据,认为渭南民东新能源有限责任公司未办理施工手续,严重违反协议基本原则,不足以证明渭南民东新能源有限责任公司存在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故大荔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据上述理由解除投资协议不符合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四)项关于解除合同的规定。其作出的《解除协议决定书》主要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依法应予撤销。

  最终,人民法院支持了渭南民东新能源有限责任公司请求撤销大荔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作出《大荔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关于解除与渭南民东新能源有限责任公司签订的天然气投资协议的决定》,并判决其继续履行《大荔县天然气项目投资协议书》。

  针对上述案例,行政法律师认为若行政机关适用《合同法》关于变更解除行政协议(行政合同)的规定,通知行政协议(行政合同)的另一方解除行政协议(行政合同),人民法院会适用《合同法》的规定对行政机关变更解除行政协议(行政合同)的行为作出审查和判决;若行政机关完全以出于公共利益的需要单方解除或变更行政协议(行政协议),人民法院会根据行政法基本原则和理论,以及双方签订的协议或者合同的约定对行政机关的行为作出审查和判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