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行政合同的内容与行政法律法规相冲突时,法院会优先适用行政法律法规的规定对行政行为作出认定
发布时间:2018-05-28 09:43
  在行政诉讼实践中,由于行政合同与民事合同并没有明晰的界线和区分,具体是适用行政法律法规还是民事法律法规对争议进行调解呢?如果行政协议或行政合同的内容与法律法规相冲突时,二者哪一个有效或者效力更高一些呢?由于这些问题对作为行政协议或行政合同的一方的企业利益具有重大影响,专业的行政法律师将通过苏志萍诉莆田市涵江区人民政府对此进行分析和说明。

  从人民法院查明的事实可知,苏志萍拥有位于莆田市涵江区涵华西路507号的房屋。该房屋位于涵江区塘北社区一期改造范围内,2012年5月14日原告以被征收人身份、涵江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以征收部门身份、涵东街道办以征收实施单位身份,三方签订了《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协议书》,约定原告应于2012年5月21日前自行搬迁完毕,并约定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协议签订后,被征收人房屋的产权即归莆田市涵江区人民政府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所有,该局有权随时拆除。2013年5月29日,原告的本案诉争房屋被拆除。后原告认为两征收人涵江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涵东街道办违反《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采用欺骗手段与其签订补偿协议书为由提起民事诉讼,要求确认双方签订的补偿安置协议书无效,但(2013)涵民初字第193号及(2013)莆民终字第620号民事判决均认为征收补偿安置协议不存在合同无效的情形,判决驳回苏志萍的诉讼请求。

  2014年7月27日,原告向提起行政诉讼,要求确认被告拆除其位于涵江区涵华西路507号的房屋是违法的。

  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苏志萍在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协议书》后,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表明其不愿交房。在涉案房屋的权利人苏志萍未自行搬迁完毕、不愿交房的情况下,改造工程指挥部在通知的截止日期之前实施的强制拆除房屋的行为,应是行政机关强制当事人交付房屋的一种行政行为方式,属行政强制行为。因改造工程指挥部是莆田市涵江区人民政府设立的负责莆田市涵江区塘北片区征迁工作的临时机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第一款的规定,当事人对改造工程指挥部实施的行政强制行为不服的,应以莆田市涵江区人民政府为被告。
根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二十八条的规定,被征收人在法定期限内不申请行政复议或者不提起行政诉讼,在补偿决定规定的期限内又不搬迁的,由作出房屋征收决定的市、县级人民政府依法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就本案而言,补偿协议签订后,被征收人苏志萍反悔,拒不交房,莆田市涵江区人民政府应依法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不能自行强制拆除。
因此,莆田市涵江区人民政府所实施的被诉房屋行政强制行为违反《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规定,确认莆田市涵江区人民政府组织实施强制拆除苏志萍房屋的行为违法。

  行政法律师认为,从人民法院查明的事实和最后的判决可知,在苏志萍与莆田市涵江区人民政府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协议书》与《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相冲突的情况下,人民法院适用了《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的规定,即认定莆田市涵江区人民政府强制拆除苏志萍房屋的行为属于违法行为。

  由上述分析可知,当公民或企业与行政机关签订的行政协议或行政合同与法律法规就同一事实或行为规定相冲突时,人民法院会优先适用法律法规对争议事实或行为作出认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