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部行政批复行为外部化后,行政相对人可依法提起行政诉讼
发布时间:2018-08-14 17:04
  导读:在行政诉讼实践中,行政机关通行认为内部行政行为由于不对行政相对人的权利义务产生直接现实的影响,因此行政相对人对内部行政行为不具有诉的利益和必要性。那么,内部行政行为在任何时间或阶段都不可诉吗?本文尝试通过下文对该问题进行分析探究。
 
  本文主要内容:当事人基本信息、审理本案的法院、基本案情概述、本案争议焦点、法院裁判理由、本案裁判要点、裁判文书。
 
  当事人基本信息:上诉人(原审第三人)刘佃奎,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青州市人民政府,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青州市弥河供销合作社,原审第三人张学新
 
  审理本案的法院:山东省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基本案情概述:2000年12月8日,被告市政府作出青政函土字(2000)341号《青州市人民政府关于王新娟等十三户受让国有土地使用权的批复》(以下简称《341号批复》),内容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和《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的有关规定,经市政府研究,同意王新娟等十三户受让原由青州市弥河供销合作社使用的位于弥河镇石河村的行政划拨土地使用权3789.3平方米。由王新娟等十三户补办土地使用权出让手续。出让期限为四十年,用途为商业用地。新的出让国有土地使用权由受让方持有。可据此办理土地使用权变更登记手续。”

  在本案庭审中,第三人张学新述称:其自1992年至2012年任原告单位的负责人。2000年12月被告作出被诉土地使用权批复时,第三人刘佃奎任原告单位副主任;其签订该两份《国有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的目的是:将涉案土地使用权办理到其与时任原告副主任的刘佃奎个人名下,意在逃避人民法院对原告单位债务的审判和执行;其作为原告单位的负责人,亲手签订了该两份合同,刘佃奎名下的合同也是张学新签订的,刘佃奎未在合同上签字。
 
  一审法院审理后,判决撤销了《341号批复》。上诉人刘佃奎对此不服,提起了上诉,二审法院审理后,依维持了原判。
 
  本案争议焦点:青州市人民政府作出《341号批复》的行为,是否可诉?案涉国有土地使用权转让行为是否有效?
 
  法院裁判理由:根据被诉《341号批复》内容可以看出,该批复是针对被上诉人弥河供销社国有土地使用权进行的出让行为,涉及处分弥河供销社财产权利,与弥河供销社具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市政府作为作出该《341号批复》行政行为的主体,是本案的适格被告。虽然该《341号批复》是被上诉人市政府对下级部门请示的一种批复,但在被上诉人弥河供销社知道该《341号批复》后,已经产生外化,亦并非属于复议前置程序,因此,该批复属可诉的行政行为。
 
  根据有关法律规定,国有土地使用权的取得应当依法交纳相关土地出让金才能取得受让资格,这也是法律赋予保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的基本要求。本案中,《341号批复》中将弥河供销社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转让给上诉人刘佃奎及张学新,上诉人并未提供证据证明支付相应对价,市政府作出《341号批复》无相关证据证明涉案土地使用权存在合法转让的情况下,违反相关法律规定,因此,原审法院判决撤销市政府作出的《341号批复》中关于张学新、刘佃奎项下的土地使用权,证据扎实,依据充分,本院应当予以维持。
 
  北京行政诉讼律师建议:内部行政批复行为成为其他行政行为的根据,对行政相对人的权利义务产生影响的,即该内部行政批复行为已经外部化,具有可诉性。划拨方式取得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转让必须缴纳相应的土地出让费,否则国有土地使用权变更登记行为则没有事实和法律根据,可依法撤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