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诉讼律师浅谈:工商登记行政行为的材料审查、合法性证明及司法救济
发布时间:2018-07-03 18:05

导读:在工商行政登记中,工商登记机关负有审查申请人提交的证据材料的义务,并作出是否予以工商登记的法定职权。但在司法实践中,存在着一些申请人提供虚假材料进行工商登记,损害他人利益的情形。在此情况下,工商行政机关的工商登记行为(行政确认行为)的效力应该如何认定?第三人的合法权益如何进行救济?

 

 

案例一

 


 

焦点问题:在工商行政登记中,利害关系人如何认定?非直接利害关系人可否起诉工商局的行政登记行为?

 

案名案号:山西丰瑞环宇科技有限公司诉朔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行政登记纠纷案,(2017)晋行终568号

 

基本案情:2012年4月18日,朔州工商局受理了天成公司类型及股权变更登记申请。2013年5月9日,朔州工商局作出股东变更登记行政行为。后丰瑞公司以朔州工商局的股东变更登记行为损害法院的执行和本公司利益为由,提起了行政诉讼,要求撤销该股权变更登记。

 

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第四十九条的规定,有权提起行政诉讼的原告,应当是与被诉行政行为存在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一般来说,受行政行为不利影响的直接相对人享有诉权不存在问题,但直接相对人之外的其他人是否享有诉权,则要根据利害关系标准进行审查。行政诉讼乃公法上之诉讼,利害关系仅指公法上的利害关系,除特殊情形或法律另有规定外,一般不包括私法上的利害关系。当事人民法上的权益或者习惯法上的权益,只有在有关行政法律规范对其加以保护的情形下,才能成为行政法上认可的利害关系,当事人才具备原告主体资格,否则,相关权益只宜通过民事诉讼等方式来保护。因此,应当以行政机关作出行政行为时所依据的行政实体法和所适用的行政实体法律规范体系是否要求行政机关考虑、尊重和保护原告诉请保护的权利或法律上的利益,作为判断是否存在公法上利害关系以及当事人是否具备原告资格的重要标准。本案中,丰瑞公司并非朔州工商局进行工商变更登记的直接相对人,也不是对天成公司直接享有特别担保权益的债权人,与工商登记行为不具有当然的行政法上的利害关系。相关法律规定亦没有规定工商机关应当将一般性债权的清偿情况作为变更登记的决定性考虑因素,故丰瑞公司与朔州工商登记行为不具有法律上利害关系,不具有提起本案行政诉讼的原告资格。一审法院适用法律不当,二审法院应当予以纠正。

 

北京行政诉讼律师(行政法律师)观点:对于非股权转让登记行为的当事人或者行政相对人,或非对该股权享有债权、担保物权等权利人的,一般认定为不对该股权转让登记行为具有利害关系的人,并不具有对该股权转让登记行为享有诉权。

 

 

案例二

 


 

焦点问题:对于他人冒用本人身份信息,伪造本人签名办理工商登记,被冒用或伪造人可否起诉工商局要求确认或者撤销该工商登记?

 

案名案号:周根富、秦克英与江苏省工商行政管理局行政登记纠纷案,(2016)苏行终1004号

 

基本案情:2010年2月24日,省工商局根据案外人林海提交的材料,准予对江苏天九堂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设立登记,周根富、秦克英为公司股东,周根富为公司法定代表人。2015年11月27日,周根富、秦克英向省工商局递交了《申请书》,称其被伪造签名,被登记为天九堂公司的股东、周根富被登记为法定代表人,请求撤销将其作为天九堂公司的股东和周根富作为法定代表人的工商登记。2015年12月15日,省工商局向周根富、秦克英作出《关于对周根富等人来信的复函》,答复称不予以撤销。周根富、秦克英对此答复不服,提起了行政诉讼。

 

法院认为:《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二十条规定,设立有限责任公司,应当由全体股东指定的代表或者共同委托的代理人向公司登记机关申请设立登记。申请设立有限责任公司,应当向公司登记机关提交相关材料。本案中,天九堂公司申请公司登记时,林海作为周根富、秦克英的委托代理人向省工商局提交了上述材料。省工商局收到天九堂公司的申请材料后,经审核,于2010年2月24日准予对天九堂公司设立登记,将周根富、秦克英登记为公司股东,周根富登记为公司法定代表人,并无不当。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公司登记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座谈会纪要》(法办[2012]62号)第一条第二款规定,公司法定代表人、股东等以申请材料不是其本人签字或者盖章为由,请求确认登记行为违法或者撤销登记行为的,人民法院原则上应按照本条第一款规定(撤销)处理,但能够证明原告此前已明知该情况却未提出异议,并在此基础上从事过相关管理和经营活动的,人民法院对原告的诉讼请求一般不予支持。本案中,周根富、秦克英主张他人利用其身份证,伪造签名,虚假登记设立天九堂公司,向省工商局申请撤销将其作为天九堂公司的股东和周根富作为法定代表人的工商登记。在卷证据证明,周根富在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法院审理的(2012)玄商初字第882号王英诉天九堂公司等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中,作为天九堂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出庭参加庭审,因此其当时应当已知悉天九堂公司设立及周根富、秦克英作为公司股东,周根富为法定代表人的登记情况,而秦克英作为周根富的妻子,对此也应当知悉。在周根富、秦克英一审法院判决不予撤销正确。

 

北京行政诉讼律师(行政法律师)观点:工商局在履行工商登记职责过程中,仅对工商登记材料负有形式审查义务。对于他人冒用本人信息,并伪造本人签名进行工商登记的行为,被冒用和伪造签名的人可以提起行政诉讼要确认该登记行为违法或要求撤销该工商登记行为,但被冒用和伪造签名的人第一次知道之后,不及时主张该登记行为违法或要求撤销的除外。

 

 

案例三

 


 

焦点问题:工商行政登记纠纷中,行政机关未在法定的期间内提供证据证明其登记行为合法的,人民法院对其登记行为的合法性会如何认定?

 

案名案号:赵卫东与陕西省工商行政管理局、陕西瑞克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宋战锋工商行政登记纠纷案,(2018)陕71行终203号

 

基本案情:2016年9月20日第三人瑞克公司向陕西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提交了变更公司法定代表人、住所、经营范围、股权的变更登记申请,并提交了相关资料,陕西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经审查认为,该公司提交的变更登记申请材料齐全、符合法定形式,于2016年9月21日核准了其变更登记申请。2016年10月,赵卫东得知陕西省工商行政管理局于2016年9月21日将赵卫东在第三人瑞克公司处持有的1.36%股权变更登记到宋战锋名下,越卫东认为,陕西省工商行政管理局作出该股权变更登记行政行为所依据的2016年9月12日的《股权转让协议》、《股东会决议》上签字均系他人假冒,陕西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在赵卫东未到场依据虚假材料作出的核准股权变更登记,主要证据不足,应予撤销,于2016年11月8日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法院认为:瑞克公司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二十七条、《内资企业登记提交材料规范》的规定提交了其所要求变更登记需提交的全部材料,陕西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经形式审查作出核准瑞克公司工商变更登记的行政行为符合法律规定,并无不当。关于赵卫东提出的陕西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无正当理由逾期提供其作出该行政行为的证据,依法应视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没有证据。经查,陕西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因工商档案积压过多未在答辩期内提交作出被诉行政行为的证据,陕西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找到后提交了该组证据,一审法院也组织了本案各方当事人对该组证据进行了质证,且该组证据中瑞克公司申请工商变更登记的依据股权转让协议、股东会决议与赵卫东一审提交的股权转让协议、股东会决议内容相同,赵卫东本人也称其一审提交的股权转让协议、股东会决议亦是从陕西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处保存的瑞克公司工商登记档案中调取,故陕西省工商行政管理局作出的被诉工商变更登记行政行为具有证据支持,赵卫东的诉讼理由不应当予以支持。

 

北京行政诉讼律师(行政法律师)观点:在工商行政登记纠纷中,工商行政管理局负有证明登记行为合法的证明责任。若其未在答辩期限内举证证明其登记行为合法的,但有其他当事人提供的证据材料与其后续提供的证据可印证其登记行为合法的,人民法院会认定其登记行为合法。

 

 

北京行政诉讼律师(行政法律师)建议


 

无论企业或者个人在申请工商登记时,应当按照法律的规定提供真实合法的申请材料,依法进行工商登记,工商登记管理机关仅负有形式审查义务。若发现他人伪造本人签名或者利用本人或本企业信息进行工商登记的,要及时向工商登记管理部门反映情况或者通过诉讼的途径请求人民法院撤销该工商登记行为,以免对自身财产和声誉造成损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