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机关违反法定程序强制拆除被征收土地上的违法建筑及其他财产的,属于程序违法,要依法进行赔偿
发布时间:2018-05-28 10:02
  我国现行有效的《行政强制法》明确规定了行政机关行使强制执行权应当遵守的一般程序和特别程序,无论行政机关是决定施行行政强制措施(例如:限制人身自由;查封场所、设施或者财物;扣押财物;冻结存款、汇款;其他行政强制措施),还是决定行政强制执行(例如:加处罚款或者滞纳金;划拨存款、汇款;拍卖或者依法处理查封、扣押的场所、设施或者财物;排除妨碍、恢复原状;代履行;其他行政强制执行等)都必须按照《行政强制法》规定的一般程序(即法律规定的方式、步骤、顺序、时限)依法行使行政强制权。
 
  如果行政机关违反一般的行政强制程序对被强制人的人身和财产造成损害的,经人民法院审查确认后,被强制人可以依据《国家赔偿法》的规定,向该行政机关申请行政赔偿。
 
  我国《行政强制法》规定的一般行政强制程序包括:
  (一)实施前须向行政机关负责人报告并经批准;
  (二)由两名以上行政执法人员实施;
  (三)出示执法身份证件;
  (四)通知当事人到场;
  (五)当场告知当事人采取行政强制措施的理由、依据以及当事人依法享有的权利、救济途径;
  (六)听取当事人的陈述和申辩;
  (七)制作现场笔录;
  (八)现场笔录由当事人和行政执法人员签名或者盖章,当事人拒绝的,在笔录中予以注明;
  (九)当事人不到场的,邀请见证人到场,由见证人和行政执法人员在现场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
  (十)法律、法规规定的其他程序。
 
  行政机关在行使行政强制权时,除要遵行一般的行政强制程序外,还要遵行具体行政强制措施和行政强制执行所规定的特殊程序。虽然我国《行政强制法》规定了行政强制执行的程序,但由于行政机关出于行政效率的考虑,再加上法治观念不强,依法行政意识淡薄,在具体的行政过程中,行政机关存在着大量违反行政强制程序情形,尤其在征收拆迁领域。
 
  例如,在湖北省大冶市人民法院审理的开发区汪仁第一苗圃场诉大冶市汪仁镇人民政府行政强制一案【(2017)鄂0281行初72号】中,从人民法院查明的事实可知:
 
  开发区汪仁第一苗圃场系由王全兴个人经营并于2013年2月25日注册登记的合法组织,经营场所位于黄石市开发区汪仁镇马鞍山村,经营范围:造林苗、城镇绿化、经济林苗、花卉生产经营、批发零售。王全兴该经营场所系于2012年3月3日与大冶市汪仁镇人民政府达成原经营场所征收协议搬迁至此,王全兴为此亦于2014年9月19日与马鞍山村村民委员会达成协议,对流转来的作为苗圃场的土地32.2662亩费用进行了补偿。2015年8月18日,王全兴从京山枫情花卉苗木专业合作社购买10公分左右银杏树560棵(单价350元,总计价款196000元),栽种于马鞍山村苗圃场内。
 
  2015年9月19日,黄石市规划委员会会议决定,同意汪仁镇区沿山地段调整为项目平台建设用地。因汪仁镇四连山平台项目开工建设,需要征用汪仁村、马鞍山村土地3800亩,为此,汪仁镇人民政府于2015年10月20日下发《汪仁镇关于四连山项目平台建设拆迁实施方案》,成立四连山项目平台建设拆迁工作指挥部,对拆迁方法步骤、拆迁时间安排、拆迁工作要求都进行了规定。2015年10月23日,汪仁镇人民政府城建办认为王全兴属抢栽抢种,由大冶市汪仁镇人民政府组织国土所、城建办工作人员对王全兴栽种的部分苗木进行了强制拔除。2016年2月5日,大冶市汪仁镇城乡建设办公室亦下发《汪仁镇拆除违法建筑实施预案》,由汪仁镇人民政府牵头组织,决定对汪仁镇××村几处违法建筑进行拆除。同日,汪仁镇城建办公室建立黄石市控制和查处违法建筑信息卡,违建情况说明:开发区汪仁第一苗圃场经营者王全兴在未办理任何审批手续的情况下,私自建设,违建时间为2016年2月,面积200平方米,钢结构砖混一层。2016年2月19日,汪仁镇人民政府作出《责令限期拆除通知书》,该通知书认定:王全兴在汪仁镇××村山地实施了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建设建筑物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四十一条的规定,依据该法第六十五条规定,责令王全兴于2016年2月23日前自行拆除该违法建筑,逾期不拆除,将依法予以强制拆除。并告知王全兴对该通知不服,有申请行政复议和提起诉讼的权利。但该通知书无相关送达至王全兴的手续。大冶市汪仁镇人民政府认为王全兴未在限定时间自行拆除违法建筑,遂于2016年3月2日进行了强制拆除。王全兴对大冶市汪仁镇人民政府强制拆除行为不服,向黄石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黄石市人民政府于3月3日收到王全兴复议申请后,于3月7日向原告开发区第一苗圃场送达《行政复议告知书》一份,告知王全兴向大冶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王全兴未向大冶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提起了行政诉讼。
 
  湖北省大冶市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汪仁第一苗圃场在苗圃场建设房屋,虽经汪仁镇××村委会同意呈报,但王全兴的申请系向林业主管部门,且林业主管部门并非审批建房的职能部门。汪仁第一苗圃场该建设行为未获得相关职能部门的建设规划许可。因此,汪仁第一苗圃场擅自建房行为属违法建筑。《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六十五条规定:在乡、村庄规划区内未依法取得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或者未按照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的规定进行建设的,由乡、镇人民政府责令停止建设、限期改正;逾期不改正的,可以拆除。可见,大冶市汪仁镇人民政府作为该辖区乡镇人民政府,对违反乡村规划的违法建筑物具有法定的强制拆除执行权。但大冶市汪仁镇人民政府实施强制拆除并未听取汪仁第一苗圃场的陈述和申辩。在汪仁第一苗圃场没有自行拆除的情况下,大冶市汪仁镇人民政府既没有催告原告履行自行拆除义务,又未下达强制拆除决定,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的相关程序规定,该强制拆除行为,程序违法。
 
  汪仁第一苗圃场在其苗圃场栽种苗木,系在得知征收补偿的消息下实行抢栽抢种的违法行为,故对王全兴在苗圃场栽种的银杏树进行强制拔除。大冶市汪仁镇人民政府在实施该强制措施前,未听取当事人的陈述和申辩,也未告知当事人采取行政强制措施的理由、依据以及当事人依法享有的权利、救济途径,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十八条关于行政机关实施强制措施应当遵守的规定,属程序违法。最终,人民法院判决确认了大冶市汪仁镇人民政府对开发区汪仁第一苗圃场实施强制拆除房屋的行政行为违法,强制拔除开发区汪仁第一苗圃场银杏树的强制措施违法。开发区汪仁第一苗圃场可以依据《国家赔偿法》向大冶市汪仁镇人民政府主张行政赔偿。
 
  由上述案件可知,无论被强制人的行为是否违法,还是被强制标的物是属于违法建筑等,行政机关行使行政强制权进行处理时,都必须按照《行政强制法》规定的程序进行。若违反行政强制的程序的规定,强制拆除或者清理被强制人财物的,属于行政程序违法,对被强制人造成损害的,要依法进行赔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