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违法行为的监察时效为两年,超过两年的将不再查处
发布时间:2018-07-31 18:01

导读:基于劳动者在劳动关系中处于弱势地位,我国劳动法、劳动合同法、社会保险法等法律法规通过明确的法律条款对劳动应当依法享有的权利进行了规定。其中,用工单位应该与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即是保障劳动者合法权益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在实践中,部分用工单位不与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的情形时有发生,在这种情况下,劳动者应该如何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呢?又可以获得哪些赔偿呢?

 

本文主要内容:当事人基本信息、审理本案的法院、基本案情概述、本案争议焦点、法院裁判理由、本案裁判要点、裁判文书。

 

当事人:上诉人(原审原告)顾淑平,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南通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南通人社局),被上诉人(原审第三人)南通时锐服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时锐公司)

 

审理本案的法院:江苏省南通市港闸区人民法院,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

 

基本案情概述:2008年5月,顾淑平进入时锐公司工作,双方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2013年10月6日,顾淑平离开时锐公司。2013年11月15日,顾淑平向南通人社局递交《劳动保障监察投诉书》,投诉时锐公司未与其订立劳动合同,要求南通人社局责令时锐公司支付其2008年5月至2013年9月期间的二倍工资10万元。2013年11月20日,南通人社局作出《劳动保障监察不予受理投诉决定书》,认定顾淑平投诉的违法行为已超过2年,决定不予受理。2013年11月25日,顾淑平再次向南通人社局递交《劳动保障监察投诉书》,投诉时锐公司未与其订立劳动合同,要求南通人社局责令时锐公司支付顾淑平2011年11月至2013年11月期间的双倍工资5万元。2013年11月29日,南通人社局作出《劳动保障监察不予受理投诉决定书》,认定顾淑平投诉的违法行为已超过2年,决定不予受理。顾淑平对此不予受理决定书不服,认为南通人社局不履行监察职责,提起了行政诉讼。一审法院和二审法院均未支持其诉讼请求。

 

本案争议焦点:南通人社局是否存在不履行法定监察职责的行政不作为行为?时锐公司不与顾淑平签订劳动合同的违法行为监察时效如何计算?视为时锐公司已经与顾淑平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后,顾淑平是否有取得二倍工资的权利?

 

法院裁判理由:一般通说认为,行政不作为一般是指根据法律法规的规定,负有实施某方面法定义务的行政机关,在无法定事由的情况下,能够履行却拒绝履行或拖延履行的一种行为形式。根据《劳动保障监察条例》的规定,南通人社局负有监察用人单位与劳动者订立劳动合同情况的职责。本案中,南通市人社局再次收到顾淑平的投诉后,均在法定期限内作出了符合法律规定的文书,故其并不存在不履行法定监察职责的不作为的情形。

 

我国《劳动合同法》第七条规定,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即与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第十四条第三款规定,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满一年不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视为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已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本案中,顾淑平自2008年5月进入时锐公司工作,双方未订立过书面劳动合同。顾淑平和时锐公司均认可该事实。根据前述规定,时锐公司应当于2008年6月与顾淑平订立书面劳动合同,至2009年5月双方仍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视为时锐公司与顾淑平已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二条规定,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超过一个月不满一年未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向劳动者每月支付二倍的工资。用人单位违反本法规定不与劳动者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自应当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之日起向劳动者每月支付二倍的工资。分析该条第二款规定可知,该款有“违反本法规定”、“不与”、“自应当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之日起”等描述,从语义连贯性及上下文关涉角度出发,“违反本法规定”之“规定”应为“应当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之情形,即《劳动合同法》第十四条第二款所列的三种情形,并不涵盖该法第十四条第三款规定的视为已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情形。“视为自用工之日起满一年的当日已经与劳动者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就是对用人单位违反规定的一种惩戒,当无再适用第八十二条第二款之规定。虽然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是《劳动合同法》的立法宗旨,但要从宏观的角度去审视劳动者和用人单位的关系,既要坚持倾斜保护劳动者的原则,也要适当注意用人单位利益衡平,促进劳动关系和社会经济得到和谐均衡发展。在立法原意上,二倍工资的立法目的之一在于提高书面劳动合同签订率,而非劳动者可以从中谋取超出劳动报酬的额外利益。如果劳动者主张二倍工资的上限不受限制,不仅会使用人单位用工成本大幅增加,而且可能滋生劳动者的道德风险。

 

《劳动保障监察条例》第二十条规定,违反劳动保障法律、法规或者规章的行为在2年内未被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发现,也未被举报、投诉的,劳动保障行政部门不再查处。前款规定的期限,自违反劳动保障法律、法规或者规章的行为发生之日起计算;违反劳动保障法律、法规或者规章的行为有连续或者继续状态的,自行为终了之日起计算。根据该规定,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对超过2年的违法行为不再查处,违法行为有连续或者继续状态的,自行为终了之日起计算。本案中,至2009年5月,顾淑平与时锐公司间即视为已订立了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双方应当按照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相关规定行使权利和履行义务,同时意味着用人单位不与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的违法行为已经终了。因此,顾淑平的投诉明显超过了《劳动保障监察条例》规定的2年查处时效。综上所述,一审法院、二审法院不予支持顾淑平的诉讼请求并无不妥。

 

北京行政诉讼律师观点: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作出劳动保障监察不予受理投诉决定书即是履行劳动监察法定职责的行为。对于用工单位不依法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之违法行为的查处时效,从视同用工单位已经与劳动者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之日开始计算,超过二年的,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不再负有监察职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