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行政处罚中,违法行为是否成立和程序是否合法如何认定,证明责任如何分配
发布时间:2018-06-22 17:28

导读:现阶段,随着环境保护基本国策的大力实施,环境违法行为整改和处罚力度也不断增强,涉及环境行政处罚的诉讼也大量增多。北京行政诉讼律师(北京行政法律师)由于环境行政处罚行为的程序合法性问题、违法行为认定问题以及证明责任分配问题等对行政相对人的合法权益具有重要影响,亦对环境依法行政具有重要意义,因此对上述问题通过具体的环境行政处罚案件进行分析和探究显得非常有必要。

 

环境行政处罚案件(一)

 

焦点问题:在环境行政处罚纠纷诉讼中,行政相对人与行政机关的证明责任具体如何分配?

 

案名案号:刘某与大连市环境保护局行政处罚纠纷案,(2018)辽02行终235号

 

基本案情:辽宁蛇岛老铁山系1980年经国务院批准建立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旅顺口区铁山街道韭菜房村位于该自然保护区缓冲区。刘某在该村承包土地,于2008年建设了一个面积为1090平方米的养鸡大棚,所建鸡舍未经环保部门的许可。2016年10月18日,大连市环境保护局对刘某在自然保护区未经许可建鸡舍一事进行了询问和现场检查(勘察),并形成笔录,刘某在笔录上分别签字;当日,大连市环境保护局向刘某发出《环境监察通知书》;2016年10月26日,大连市环境保护局作出《行政处罚先行告知书》和《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并于2016年10月29日邮寄送达刘某;2016年11月11日,大连市环境保护局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处罚决定内容为:1、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限10日内拆除建设的生产设施(养鸡大棚);2、处1000元罚款,并于2016年11月16日邮寄送达刘某;因刘某未按处罚决定书履行相关义务,大连市环境保护局于2017年5月27日作出《行政强制执行催告书》,并于当日直接送达刘某。刘某对处罚行为不服,遂提起行政诉讼。

 

法院认为:大连市环境保护局向法院提供刘某养鸡大棚照片、对刘某作出的《询问笔录》、《现场检查(勘察)笔录》及相关文件为据,从询问内容中显示,刘某认可其未经环保部门许可于2008年5月建设1个鸡舍,面积1090平方米的事实。大连市环境保护局在询问其在铁山街道韭菜房村辽宁蛇岛老铁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缓冲区建设生产设施情况时,刘某未对养鸡大棚位置处于缓冲区内提出异议,且其在《询问笔录》上签名,同时亦在《现场检查(勘察)笔录》上签名,系刘某对两份笔录内容的确认。依据所调查的证据,大连市环境保护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刘某对《询问笔录》及《现场检查(勘察)笔录》、《环境监察通知书》上的签名的真实性存疑,但其未提出司法鉴定申请,其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刘某称对于养鸡大棚的地理位置处于缓冲区内并不知情,与事实不符。最终,法院因刘某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第三十二条规定,大连市环境保护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第三十五条规定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并无不妥。

 

北京行政诉讼律师(北京行政法律师)认为行政机关负有证明其作出的行政行为合法的证明责任,其具体包括实体方面和程序方面。但行政相对人对行政机关提供的证据真实性质疑时,行政相对人负有证明其主张成立的证明责任。在行政相对人未进行证明或不能证明时,法院会认可行政机关提供证据的真实性。

 


 

 

环境行政处罚案件(二)

 

焦点问题:行政机关违反法定程序期限径行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其法律效果如何,行政相对人权利如何救济?

 

案名案号:廖某与蕲春县环境保护局环保行政处罚纠纷案,(2018)鄂11行终3号

 

基本案情:2013年1月9日,廖某租用蕲春县漕河镇火车站下坡处伍海平私宅,经营地面砖磨边加工服务,并经工商注册登记,企业性质为个体工商户(志同彩雕工艺),由李某负责经营。2016年6月22日,蕲春环保局作出污染源现场监察记录,对李某经营的志同地板砖(志同彩雕工艺)进行拍照取证,结论为“1、该厂去年七月份搬至此,且在居民区内从事磨花、地板加工,产生噪声、污水严重影响周边环境。2、未办《环境影响评价》手续,未建污水、噪声处理设施,未办排污许可证”,处理建议为“责令立即整体搬迁”,李某本人签名确认。2016年6月24日,蕲春环保局向廖某(志同彩雕工艺)送达了《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该文书交由李某,李某拒绝签名。2016年7月21日,蕲春环保局向廖某(志同彩雕工艺)送达了《行政处罚事先(听证)告知书》,亦由李某签收。2016年8月15日,蕲春环保局向廖任英(志同彩雕工艺)送达了《行政处罚决定书》“依据《湖北省水污染防治条例》第七十三条和《建设项目环境保护管理条例》第二十八条的规定,我局决定对你(单位)作出如下行政处罚:1、罚款(大写)壹拾万元。2、责令停止违法行为”,该文书送达李某,其拒绝签名。廖某对蕲春县环境保护局行政处罚行为不服,遂提起行政诉讼。

 

法院认为:根据行政处罚法第三条第二款规定,没有法定依据或者不遵守法定程序的,行政处罚无效。蕲春环保局于2016年6月24日作出《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责令停止生产,并书面报告改正情况,同时告知廖某享有行政复议权、诉权,即行政相对人在法定期限内享有寻求救济的权利。在复议或诉讼期限尚未届满的情形下,蕲春环保局迳行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属程序违法。最后,法院撤销被诉行政处罚决定,并判决蕲春环保局重新作出行政行为。

 

北京行政诉讼律师(北京行政法律师)认为行政处罚程序中,行政机关违反法定的行政相对人权利救济期限,径行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侵害行政相对人陈述、申辩、复议、诉讼等重要权利的,属于程序违法。人民法院审查会依法撤销该行政处罚决定,并责令行政机关重新作出处罚决定。

 


 

 

环境行政处罚案件(三)

 

焦点问题:环保违法行为的成立是否要求被处罚人具有违法的故意和取得违法收入为前提?

 

案名案号:武汉某建筑材料市场有限公司与武汉市环境保护局环境行政处罚涉及虚假检测报告案,(2017)鄂01行终765号

 

基本案情:2016年7月l日,武汉市环保局对某公司某检测站的站点负责人之一王某进行调查询问。同月4日,武汉市环保局对某公司在车辆未进场的情况下进行环保监测并出具虚假报告的情况立案调查。2016年7月12日,武汉市环保局作出《武汉市环境保护局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并于当日送达某公司。7月22日,佛山市某仪器公司作出《关于<青山站可疑过程数据>的分析》。8月9日武汉市环保局作出《武汉市环境保护局行政处罚事先告知和听证告知书》并于8月17日留置送达某公司。8月18日,某公司向武汉市环保局作出《关于武环告〔2016〕50号告知书的回复》。8月24日,武汉市环保局作出《武汉市环境保护局行政处罚听证通知书》,8月29日,某公司向武汉市环保局递交《关于市环保局对好江南公司行政处罚告知书的回复》,放弃听证权利。9月1日,某公司再次向武汉市环保局递交《关于撤销对好江南公司行政处罚决定的申辩》。10月24日,武汉市环保局作出《武汉市环境保护局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某公司所属某检测站3号检测线在2016年5月23日12时20分至12时46分对车牌鄂A××(蓝牌)、浙A××(蓝牌)、鄂A××(蓝牌)、鄂A××(蓝牌)的四辆车辆,在车辆未到现场的情况下开展了环保检测,并出具虚假检测报告。上述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气污染防治法》第五十四条的规定。依据《大气污染防治法》第一百一十二条的规定,决定对某公司作出罚款壹拾万元整的行政处罚决定。因某公司拒收而留置送达。某公司不服武汉市环保局该处罚决定,遂提起行政诉讼。

 

法院认为:某公司在其出具的《某某站关于5.23情况整改报告》中,承认其检测人员利用检测系统的漏洞私自接受他人委托,为他人车辆进行虚假检测并出具了报告。武汉市环保局提供的武汉市机动车排气污染防治综合信息管理系统的视频录像、视频监控截图以及某仪器公司为该事件出具的分析报告,印证了某公司的上述违法事实。足见,某公司违法出具虚假排放检验报告的事实清楚,武汉市环保局所作行政处罚决定证据充分。某公司称其不存在违法故意,没有任何违法行为,对此,本院认为,虚假检测是某公司工作人员利用职务的行为,虚假检测报告是以某公司的名义作出,均为某公司的公司行为,某公司拒绝承担责任,毫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应予以支持。某公司称违法所得是罚款的前提,某公司在涉案事件中并不存在违法所得,故武汉市环保局对某公司处以罚款适用法律错误。对此,法院认为,涉案事件有没有产生违法所得并不影响出具虚假排放检验报告行为的违法性质,《大气污染防治法》第一百一十二条也未规定违法所得是罚款的前提条件。最终,人民法院未支持某公司的诉讼请求。

 

北京行政诉讼律师(北京行政法律师)认为根据大气污染防治法及行政处罚相关法律法规,对于伪造机动车、非道路移动机械排放检验结果或者出具虚假排放检验报告违法行为的成立不要被处罚的行政相对人具有违法的故意和取得违法收入为前提,即只要实施了上述违法行为,环保部门即可对其进行处罚。


北京行政诉讼律师(北京行政法律师)

 

 

环境行政处罚行为系行政处罚行为的一种,不仅受环境保护法律法规的规制,亦受行政处罚法及行政程序法等法律的规制。行政机关作出行政处罚要有法律和事实依据,程序合法,并对此承担证明责任。行政相对人认为行政机关提供的证据不符合法律规定,不应当作为处罚依据的,要具有相应的证据支持。对于行政机关侵害行政相对人陈述、申辩、复议、诉讼等重要权利的行为,行政相对人可以依法进行救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