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诉讼律师说法:被拆迁房屋属性的认定是否行政复议的受案范围
发布时间:2018-08-21 16:31

导读:在我国现行的拆迁实践中,拆迁工作其虽由政府部门主导,但具体的拆迁步骤却由拆迁实施方案、补偿方案、工作办法等具有规定,因此导致对拆迁过程中的具体步骤的属性难以认定,导致行政相对人权利得不到及时有效的救济。本文尝试通过对拆迁过程中的房屋属性认定行为进行案例说明。

 

本文主要内容:当事人基本信息、审理本案的法院、基本案情概述、本案争议焦点、法院裁判理由、本案裁判要点、裁判文书。

 

当事人基本信息:上诉人(一审原告)胡忠,上诉人(一审原告)胡佳然,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政府

 

审理本案的法院: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基本案情概述:2016年5月20日,二原告向通州区政府提交《行政复议申请书》,以通州区潞城镇人民政府为被申请人向被告提出行政复议申请,请求撤销被申请人以六方工作名义作出的非住宅认定结果,请求对申请人的自建房屋按照实际居住用途认定为住宅;责令第三人北京新奥集团有限公司按照《通州区潞城镇棚户区改造项目(A片区)住宅房屋拆迁补偿与安置方案》的规定,依据住宅标准给予申请人各项补偿奖励和安置房屋,并与申请人签订拆迁安置补偿协议。通州区政府于同日收到上述申请。2016年5月26日,通州区政府作出被诉决定并向原告邮寄送达。依据《通州区潞城镇棚户区改造项目(A片区)住宅房屋拆迁补偿与安置方案》,涉案项目系根据《北京市集体土地房屋拆迁管理办法》的规定进行的棚户区改造项目。北京新奥集团有限公司是该项目的实施主体即拆迁人;潞城镇人民政府是该项目的属地责任人,协助拆迁人做好拆迁工作,协调政府各职能部门依法履行职责,监督和见证拆迁工作;六方工作小组由潞城镇人民政府牵头组织,具体成员为潞城镇人民政府、拆迁人、村“两委”工作小组、拆迁服务机构、评估机构和测绘机构。负责对新老宅基地、合法宅基地面积、被安置人员、新生儿补助与安置、经营面积等问题研究确定,并出具六方工作小组共同签署的认定单,此认定结果为拆迁补偿安置的依据。人民法院审查后,驳回了二原告的诉讼请求。二原告对此不服,提起了上诉,二审法院审理后,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本案争议焦点:六方工作小组认定二原告房屋为非住宅的行为是否属于行政复议的受案范围?是否对二原告的权利义务产生了直接的影响?

 

法院裁决理由:根据行政复议法第二条、第六条的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只有针对具体行政行为,方可依法申请行政复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五)项同时规定,存在具体行政行为是复议机关受理行政复议申请的法定条件之一。参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若干问题的解释》有关“受案范围”的规定,是否产生了直接影响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合法权益的行政法律效果,是衡量某行为是否是具体行政行为的重要标准。本案中,胡忠、胡佳然向通州区政府申请复议的是以联合认定表为载体的联合认定行为。该行为虽然对胡忠、胡佳然所主张房屋的非住宅性质、占地面积及建筑面积进行了认定,但在涉案项目的拆迁补偿程序中,该认定行为旨在为后续的补偿安置工作提供证据,并不具有行政行为的法律效力。胡忠、胡佳然主张的房屋是否为住宅以及其是否拥有相应土地的宅基地使用权等问题,均有待在后续的补偿安置程序中进一步确定。故该联合认定行为不能视为对胡忠、胡佳然的合法权益施加了直接影响,不属于可以申请复议的具体行政行为。胡忠、胡佳然针对联合认定行为提起的行政复议申请,不符合行政复议受理条件,其提出的其他请求亦不属于行政复议法之调整范围。通州区政府作出的被诉复议决定,符合行政复议法及《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的上述规定。

 
  北京行政诉讼律师观点:联合认定行为非具体行政行为不属于行政复议的范围,是否对行政相对人的合法权益产生直接的行政法律效果是判断具体行政行为的重要标准。对于拆迁中的过程性行为,在不对行政相对人的合法权益产生直接行政法律后果的情况下,不属于行政复议受案范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