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事人主张行政机关的违法行为给自己的合法权益造成的损失的,法院审查属实后会判决行政机关承担赔偿责任
发布时间:2018-05-28 10:49
  在行政诉讼实践中,被诉行政行为被人民法院确认违法后,人民法院是否会判决行政机关承担赔偿责任应具体分析。如若行政机关的违法行为给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造成的损害的,人民法院会依法判决行政机关进行赔偿。如若尚未对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人民法院不会判决行政机关承担赔偿责任。
 
  例如,在赵树华等六人诉天津市滨海新区新城镇人民政府一案中,从人民法院查明的事实可知:赵树华等六人系天津市滨海新区新城镇梁子村村民。1995年,赵树华等六人及案外人文殿臣共同申请在新城镇梁子村中南里东北方向、大化宿舍楼道南、赵德民住宅房东南院建400平方米加工用房,后原天津市塘沽区邓善沽乡梁子村村民委员会及原天津市塘沽区邓善沽乡人民政府建设用地管理站在该用地申请中加盖了印章。赵树华等六人自认,其1995年在涉案土地上建设了简易房,在2012、2013年左右将房屋改建为砖混结构平房7间,后于2015年10月将涉案房屋的蓝色彩钢房顶换成了红色彩钢房顶。赵树华等六人并未取得涉案房屋所占土地的土地使用权及建设、翻建涉案房屋的规划许可。
 
  2016年6月8日,天津市滨海新区拆除违法建(构)筑物专项工作指挥部办公室向新城镇政府作出《关于尽快组织开展2016年新发生违法用地整改工作的通知》,告知新城镇尚有五宗需拆除清理的违法用地项目,要求其尽快组织开展违法用地整改工作,务必于6月底前完成整改任务,其中包括涉案违法占地项目,并附有图斑号为98号的卫星遥感监测图片。2016年10月21日,天津市滨海新区新城镇人民政府向赵树华作出被诉《通知》,内容为:“你处房屋经国土部2016年卫星遥感监测为违法占地,占地位置为梁子村土地,占地图斑号为98号,按照区政府关于违法用地治理工作的要求,我镇定于2016年11月15日之前完成违法用地清理任务,请在2016年11月15日前对违法占地自行拆除清理,至2016年11月15日未自行清理完毕的,相关执法部门依据法律法规将实行强制拆除,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由违法相对人自行承担。” 天津市滨海新区新城镇人民政府于当日将被诉《通知》送达给涉案房屋的看门人员,后其转交给赵树华。
 
  赵树华等六人对天津市滨海新区新城镇人民政府《通知》不服,向滨海新区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滨海新区人民政府于2016年11月16日作出津滨政复不受决[2016]111号《行政复议申请不予受理决定书》,以天津市滨海新区新城镇人民政府作出的《通知》属于对已知事实的告知行为,告知行为本身并不侵犯申请人合法权益,不属于行政复议法规定的受案范围为由,决定对赵树华等六人的复议申请不予受理。
 
  2016年11月15日,天津市滨海新区新城镇人民政府组织人员对涉案房屋实施强制拆除。赵树华等六人于2016年11月21日就该强制拆除行为诉至人民法院。
 
  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赵树华等六人提交的《用地申请(兴办食品加工企业)》仅加盖有原天津市塘沽区邓善沽乡人民政府建设土地管理站和原天津市塘沽区邓善沽乡梁子村村民委员会的印章,但赵树华等六人未能提供该申请经原乡政府审查及原天津市塘沽区人民政府审批的证据,故赵树华等六人仅提供该证据不足以证明其1995年在涉案集体土地进行建设时已获得了批准。天津市滨海新区新城镇人民政府提供的证据能够证明赵树华等六人并未取得涉案土地的合法使用权。《天津市城乡规划条例》第五十三条规定:“新建、扩建、改建、翻建建筑物、构筑物、道路、管线和城市雕塑等工程,改变建筑物外檐形式,建设单位或者个人应当向城乡规划部门申请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赵树华等六人称其1995年就在涉案房屋处盖了简易房,在2012、2013年左右改建为砖混结构的房屋,2015年10月份将蓝色彩钢房顶换成了红色彩钢房顶,但其未就该翻建行为取得上述法律法规规定的城乡规划部门核发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且天津市滨海新区规划和国土资源管理局向被告出具的《证明》能够证实原告赵树华违建和堆料未经规划部门批准。故天津市滨海新区新城镇人民政府认定涉案房屋为违法占地、违法建设行为并无不当。
 
  根据法律规定,对在乡、村庄规划区内的非法建设、违法占地行为采取行政强制的一般流程是:进行立案调查、作出责令限期改正通知书、进行催告、作出强制执行决定,作出公告通知当事人限期拆除、强制拆除。在本案中,天津市滨海新区新城镇人民政府未依照相关法律规定按照上述处理流程予以处理,就直接作出被诉《通知》,其行政程序违法;且天津市滨海新区新城镇人民政府在被诉《通知》中未援引法律条款,属法律依据不足。天津市滨海新区新城镇人民政府主张其在作出被诉《通知》前向赵树华作出了《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但天津市滨海新区新城镇人民政府无证据证明进行了送达,故对其该抗辩主张不予采信。因天津市滨海新区新城镇人民政府在作出被诉《通知》前后并未作出责令限期改正通知书及强制执行决定,《通知》中告知六原告“请在2016年11月15日前对违法占地自行拆除清理,至2016年11月15日未自行清理完毕的,相关执法部门依据法律法规将实行强制拆除”,对相对人设定了义务,且天津市滨海新区新城镇人民政府也系依据该《通知》对涉案房屋予以强制拆除,故该《通知》的性质应当为作出强制执行决定前的行政决定行为,天津市滨海新区新城镇人民政府关于“被诉《通知》为行政拆迁工作中形成的一个阶段性文件,并没有对赵树华等六人的权利、义务产生任何实质性影响,不具有可诉性”的抗辩主张于法无据,应当不予采信。
 
  最终,人民法院因天津市滨海新区新城镇人民政府已经依据被诉《通知》拆除了涉案房屋,已不具有可撤销的内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四条第二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确认天津市滨海新区新城镇人民政府于2016年10月21日作出的《通知》违法。
 
  基于上述案件,专业的行政法律师认为,行政行为被人民法院确认违法后,若其给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造成了损失,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亦予以主张的,人民法院会判决行政机关承担赔偿责任;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在诉讼中未主张国家赔偿,人民法院对行政机关是否应予以赔偿和赔偿多少不予审理,行政相对人可依据《国家赔偿法》的规定另行主张国家赔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