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机关强拆行为被确认违法后,被强拆人可以申请行政赔偿,具体数额由第三方评估
发布时间:2018-05-28 10:58
  我国《行政强制法》赋予了行政机关强制执法权,对于一些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不履行义务的行为,行政机关可以强制执行。例如,对于违法建筑,有些行政机关可以强制拆除,对于被征收的房屋可以依法强制拆除,对于其他财物可以予以查封扣押等。
 
  从专业的行政法律师办理行政类案件的经验可知,由于行政机关依法行政水平不高,行政法治意识淡薄,导致其在行政执法的过程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对被强制人的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现象时有发生。根据我国《国家赔偿法》的规定,行政机关的强制行为被确认违法后,如若对被强制的人的合法权益造成的损害的,被强制人可以依法申请行政赔偿。
 
  例如,在淮南市国安标牌制作有限公司诉淮南市谢家集区人民政府行政赔偿纠纷一案中,从人民法院查明的事实可知:淮南市国安标牌制作有限公司于2008年6月16日成立,法定代表人为高鹏,其经营范围为标示标牌制作、广告设计、制作、代理及发布等。2012年10月10日,淮南市国安标牌制作有限公司与凤台县奥奇广告传媒有限公司签订高立柱广告牌焊接安装合同,由凤台县奥奇广告传媒有限公司制作总高度为25米,广告画面尺寸为21米7米的单立柱双面广告牌2座。其中1座位于九里村东津渡大桥北侧,1座位于邱岗村砖厂南侧。淮南市谢家集区人民政府按照安徽省委、省政府,淮南市人民政府关于开展”三线三边”城乡环境综合整治的统一部署,于2013年12月底,组织相关单位将国安公司涉案2座高立柱广告牌予以强制拆除。淮南市国安标牌制作有限公司认为淮南市谢家集区人民政府强制拆除广告牌行为违法,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确认该强制拆除行为违法同时一并分案提起行政赔偿诉讼,要求淮南市谢家集区人民政府赔偿因强拆行为给其造成的经济损失合计396000元。淮南市国安标牌制作有限公司提起的确认该强制拆除行为违法之诉,经法院审理后,已判决确认淮南市谢家集区人民政府强制拆除淮南市国安标牌制作有限公司涉案2座广告牌的行为违法。该判决现已生效。
 
  在本案审理过程中,淮南市国安标牌制作有限公司向法院提出申请,要求对涉案广告牌的价值进行评估。经过法定程序,通过摇号方式确定了安徽众信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作为评估机构,该评估机构以建造合同时间为评估基准日对原告涉案广告牌进行评估,作出了皖众评报字(2016)第15号《合淮阜高速两侧淮南段涉案二座广告牌拆除后可利用价值的估算资产评估司法鉴定报告》。淮南市国安标牌制作有限公司涉案2座单立柱双面广告牌被拆除后可再利用部分以建设合同签订日为鉴定基准日的价值为165032.55元,以广告牌拆除日为鉴定基准日的价值为126421.81元。
 
  人民法院听取淮南市国安标牌制作有限公司委托的专业的行政法律师的代理意见后,经过庭审质证后,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二条第一款规定:”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行使职权,有本法规定的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的情形,造成损害的,受害人有依照本法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淮南市国安标牌制作有限公司应当对其所主张的损失属于其合法权益负有举证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四十条第一款、《淮南市城市市容和环境卫生管理条例》第十九条的规定,淮南市国安标牌制作有限公司在设置大型户外广告牌之前应当征得市容主管部门的同意,并提交相关材料报请城乡规划主管部门审批,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后方可设置。而本案中,淮南市国安标牌制作有限公司没有向法院提交合法有效的证据用以证明其依照法律法规的规定办理了相应的审批手续,其广告牌设置的合法性无法得到确认。但是根据淮南市谢家集区人民政府在2013年12月19日在《淮南日报》上登出公告内容,该公告告知了广告牌所有者拆除后的广告物品将由所在地乡镇人民政府集中登记、封存和保管,拆除费用、拆除过程中发生的损害赔偿以及保管费用将从广告物品拍卖款中支出。而在实际强制拆除过程中,淮南市谢家集区人民政府只是组织相关部门对广告牌进行了拆除,没有提交证据证明其将拆除的广告牌移交给了当地乡镇人民政府封存、保管,也未向法院提供证据证明其已经将被拆除的广告牌移交给淮南市国安标牌制作有限公司。《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六条第(四)项规定:”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财产权造成损害的,按照下列规定处理:(四)应当返还的财产灭失的,给付相应的赔偿金”,基于淮南市谢家集区人民政府的行为违反了自己通过公告创设的积极作为义务,致使淮南市国安标牌制作有限公司无法再利用相关建材,因此谢区政府对该部分的扩大损失即广告牌拆除后可再利用部分的损失应当予以相应赔偿。经安徽众信资产评估有限公司评估,淮南市国安标牌制作有限公司被拆除的2座广告牌拆除后可再利用部分以建设合同签订日为鉴定基准日的价值为165032.55元。淮南市谢家集区人民政府虽认为应以广告牌拆除日为鉴定基准日的价值确定赔偿数额,但从钢材市场价格走势分析,拆除时市场价格与广告牌建设时钢材市场价格有较大幅度降低,以拆除时间作为基准日的评估价值作为本案赔偿数额的依据不能够客观、真实的反映出原告涉案广告牌被强制拆除后的实际损失,因此,对淮南市谢家集区人民政府的该项答辩意见不予认可,对淮南市国安标牌制作有限公司要求淮南市谢家集区人民政府赔偿经济损失的诉讼请求予以部分支持。
 
  最后,人民法院认定淮南市谢家集区人民政府因违法强制拆除涉案广告牌,给淮南市国安标牌制作有限公司造成的可再利用部分的损失应当予以相应赔偿。该部分损失经依法评估,具体数额为165032.55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六条第(四)项之规定,判决淮南市谢家集区人民政府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二十日内赔偿淮南市国安标牌制作有限公司人民币165032.55元。
 
  从上述案件可知,行政机关的强制执行行为给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要依法进行赔偿。具体的赔偿数额在双方不能达成一致的情况下,可以让独立的第三方评估机构进行评估后,依法确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