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强拆导致不能对财产损失充分举证的,法院会判决征收拆迁实施机关在损失物品市场价值并在符合生活常理的范围内进行赔偿
发布时间:2018-05-28 14:14
  为保障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享有依法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促进国家机关依法行使职权,我国于1994年制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并于2010年和2012年进行了两次修订,对实践中产生的赔偿争议问题进行更详尽的规范,为受害人申请国家赔偿提供有效的法律保障。
 
  现行有效的《国家赔偿法》在行政赔偿部分规定了,对于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违法征收公民土地和房屋,违法强制拆除公民房屋对公民造成财产损失的,受损失的公民可以申请国家赔偿,以弥补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违法行为对自己财产造成的损害。
 
  同时,《国家赔偿法》亦规定了行政机关及其行政机关工作违法行使职权对公民财产造成损害的,该行政机关为赔偿机关。公民可以先向该行政机关申请国家赔偿,如果该行政机关不予赔偿,公民可以在后续的行政复议或者行政诉讼的过程中一并提出行政赔偿,要求复议机关责令原行政机关对自己进行赔偿或者请求法院判决原行政机关对自己进行赔偿。
 
  根据《行政诉讼法》的规定,在申请国家赔偿的时候,受到财产损害的公民应当对自己受到的损害承担充分的举证责任,但在房屋强制拆除引发的行政赔偿案件中,在因强拆行政导致被强拆人不能充分举证行政机关对自己造成损害,且强拆实施机关亦不能证明强拆行为对公民造成的损失的情况下,人民法院会依据损害物品的市价且符合生活常理的范围内,判决强拆实施机关对被强拆人造成的损失进行赔偿。
 
  例如,在沙某等人诉某区政府行政赔偿案【(2016)最高法行申791号】中,从人民法院查明的事实可知:2011年12月5日,某省人民政府作出决定,批准了征收某区范围内农民集体建设用地10.04公顷,用于城市建设。2011年12月23日,某市人民政府作出2011年37号《征收土地方案公告》,载明征地方案由某区人民政府实施。沙某等人的房屋在本次征收范围内。在实施征迁过程中,征地单位分别制作了《某市国家建设用地征迁费用补偿表》、《某市征迁住房货币化安置(产权调换)备案表》,对沙某等人房屋及地上附着物予以登记补偿,沙某等人已经领取了相关补偿。2012年年初,某区政府组织相关部门将沙某等人房屋及地上附着物拆除。沙某等人认为马鞍山市花山区人民政府非法将上述房屋拆除,侵犯了其合法财产权,故提起诉讼,其请求中包括要求人民法院判令某区政府赔偿其房屋内物品损失共计10万元,主要包括衣物、家具、家电、手机等5万元;实木雕花床5万元。
 
  某市中级人民法院在一审中驳回了沙某等人的诉讼请求,没有判决某区政府对沙某等人进行赔偿。一审宣判后,沙某等人提起上诉。
 
  某高级人民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四十五条的规定,土地行政主管部门责令限期交出土地,被征收人拒不交出的,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某区政府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原告自愿交出了被征土地上的房屋,其在土地行政主管部门未作出责令交出土地决定亦未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的情况下,对沙某等人的房屋组织实施拆除,行为违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八条第二款之规定,在行政赔偿、补偿的案件中,原告应当对行政行为造成的损害提供证据。因被告的原因导致原告无法举证的,由被告承担举证责任。某区政府组织拆除沙某等人的房屋时,未依法对屋内物品登记保全,未制作物品清单并交沙某等人签字确认,致使沙某等人无法对物品受损情况举证,故该损失是否存在、具体损失情况等,依法应由某区政府承担举证责任。沙某等人主张的屋内物品5万元包括衣物、家具、家电、手机等,均系日常生活必需品,符合一般家庭实际情况,且某区政府亦未提供证据证明这些物品不存在,故对沙某等人主张的屋内物品种类、数量及价值应予认可。但是,沙某等人主张实木雕花床价值为5万元,已超出市场正常价格范围,其又不能确定该床的材质、形成时间、与普通实木雕花床有何不同等,不应予以支持。但出于最大限度保护被拆迁人的合法权益考虑,结合目前普通实木雕花床的市场价格,按“就高不就低”的原则,综合酌定该实木雕花床价值为3万元,某区政府应依此价对被强拆人沙某人进行赔偿。
 
  从上述案件中可知,若因征收拆迁实施机关违法强拆被征收人房屋,导致被征收人不能充分举证对自己造成的损失数额的情况下,由征收拆迁实施机关承担举证责任。若征收拆迁实施机关亦不能举证,人民法院会依据被强拆人提供的初步损失数额的证据,根据损失物品的市场价值并在符合生活常理的情况下,来认定征收拆迁实施机关对被强拆人造成的损失数额,并根据《国家赔偿法》的规定判决征收拆迁实施机关在一定期限内对被强拆人进行赔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