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行政复议结果直接影响利害关系人权利义务的,复议机关应当通知利害关系人参与行政复议程序
发布时间:2018-05-28 10:33
  我国《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九条第一款规定:“行政复议期间,行政复议机构认为申请人以外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与被审查的具体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可以通知其作为第三人参加行政复议。”由此规定可知,当行政复议的结果直接影响他人权利义务的,复议机关应当通知他人参与复议程序。
 
  但根据专业的行政法律师办理行政复议的案件经验可知,在行政复议的过程中,当复议结果涉及他人权利义务的,复议机关出于各种原因并不会通知他人参与行政复议程序,进而损害他人的合法权益。人民法院对此复议行为审查,会撤销该复议决定或者确认该复议程序违法。
 
  例如,在王永斌诉酒泉市公安局行政复议一案中,从人民法院查明的事实可知:2015年5月27日,纪永元向敦煌市公安局阳关派出所书面报案称:“2015年5月22日,人民网甘肃频道刊发的《读者来信反映敦煌市政府涉嫌违法行政等问题3则》,其中:读者来信2、读者来信3中,马俊、段海宏等人捏造事实,对其本人和所在单位进行恶意攻击、诽谤、诋毁,报案要求予以查处”, 纪永元于次日向阳关派出所提供了2015年5月22日由人民日报社甘肃分社、人民网甘肃频道、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甘肃分网联名在人民网甘肃频道附“编者按”刊发的《读者来信反映敦煌市政府涉嫌违法行政等问题3则》,其中,“读者来信3”阳关50余名村民联合请愿书:“敦煌西线旅游线路修建甩开沿途村镇政府投资道路成为个体老板的专用道”中写明:“国家为实施敦煌西线旅游战略拉动阳关旅游产业,投资修建阳关旅游道路,但却成为社会恶势力垄断旅游资源的专用道、霸王路……我们请求在今年修建敦煌西线旅游‘玉门关至阳关’的道路时,应该从大众利益出发……千万不要把国家投资西线旅游带动阳关旅游经济的富民工程,变为像去年修建阳关公路时一样,甩开村庄、农户、商户而直接通往阳关博物馆,成了当地个体老板的专用道,成就了一个私企老板,却甩掉了沿线一大片旅游经济产业带……我们了解到,敦煌市个别领导官商勾结,由个体老板垄断经营掌控敦煌市城市旅游规划,把整个发展西线战略阳关旅游规划变为限制他人发展,垄断旅游资源,侵害周边村庄商户利益。……因此,我们强烈要求:1、严查市政府和个体老板合作把国家文物社会公共资源,国家文物阳关古遗址,变成私有财产设卡收费,以及官商勾结个体老板掌控政府规划,垄断经营占用国家资源贪腐侵吞大肆敛财的内幕。2、严查去年个体老板垄断经营切断游客旅游线路甩掉我们,把‘敦煌至阳关’、‘雅丹至阳关’公路变成直通个体老板私营企业博物馆的霸王路和腐败路,以及背后官商勾结的内幕。”该“请愿书”后附村民代表段海宏及56名村民的集体签名。阳关派出所接到纪永元的报案后,经审查,于当日予以受理,并依法传唤段海宏、王永斌、纪永元、祁麟等人进行了调查询问。2015年7月16日,敦煌市公安局对王永斌作出敦公(阳)行罚决字[2015]7号《行政处罚决定书》,查明:“2015年5月22日,人民网甘肃频道刊发了《读者来信反映敦煌市政府涉嫌违法行政等问题3则》,经调查,其中题为《阳关50余村民联名请愿书》一篇文章,是在王永斌的授意下,段海宏捏造了村民签名请愿的事情并署名,再由王永斌交给记者发布在互联网上,文章中诽谤阳关博物馆馆长纪永元,该文刊发后截止2015年6月30日被《人民网》、《新华网》等15家网站转发,点击(阅读)量为1910次。”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二条第(二)项之规定,决定对王永斌捏造事实诽谤他人的行为给予行政拘留七日的处罚。同日,敦煌市公安局对段海宏作出敦公(阳)行罚决字[20l5]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对段海宏捏造事实诽谤他人的行为给予行政拘留七日的处罚,段海宏收到该行政处罚决定后,向敦煌市公安局申请暂缓执行行政拘留,并提起行政诉讼,后因段海宏向纪永元赔礼道歉,并在中国甘肃网刊发“声明”进行道歉,双方和解后,该行政处罚决定实际再未执行。
 
  2015年7月17日,敦煌市公安局向第三人王永斌送达了敦公(阳)行罚决字[2015]7号《行政处罚决定书》。2015年8月27日,王永斌向酒泉市公安局提出行政复议申请,申请撤销处罚决定。酒泉市公安局于当日受理后,向敦煌市公安局发送《行政复议答复通知书》,通知该局进行书面答复并提交相关证据材料,但未通知纪永元作为第三人参加行政复议。2015年10月26日,酒泉市公安局作出酒公复延字[2015]1号《行政复议期限延长通知书》,决定延长行政复议期限30日。2015年11月25日,酒泉市公安局经局长办公会研究决定,作出酒公(法)复字[2015]15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决定书查明:“……署名‘阳关镇村民代表段海宏’及57名村民签名的请愿书……该份请愿书系2015年5月20日,由敦煌飞天生态产业有限公司王永斌授意敦煌市阳关镇龙勒村开个体农家园的段海宏征集签名,除段海宏女儿段××、村民潘×等人系本人签名捺印外,其余均为段海宏的女儿段××、女婿刘××、农家园服务员祁×及另一个服务员和农家园厨师等人,按照王永斌和段海宏的授意当场冒名伪造了村民的签名和捺印。当天,王永斌将有签名和冒名伪造村民签名的请愿书带到兰州交给了记者。2015年5月22日,记者在人民网甘肃频道刊发,截止2015年6月30日,被《人民网》、《新华网》等15家网站转发,点击(阅读)量为1910次……”。决定书认为:“被申请人敦煌市公安局认定申请人王永斌构成诽谤他人的主要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第1目之规定,决定撤销敦煌市公安局2015年7月16日作出的敦公(阳)行罚决字[2015]7号《行政处罚决定书》。”2015年12月2日,向纪永元、王永斌送达了酒公(法)复字[2015]15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王永斌收到该复议决定后不服,在法定起诉期限内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人民法院审理后,就行政复议行为认为:《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九条第一款规定:“行政复议期间,行政复议机构认为申请人以外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与被审查的具体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可以通知其作为第三人参加行政复议。”《甘肃省行政复议若干规定》第二十二条第一款规定:“行政机关的同一具体行政行为涉及两个以上的利害关系人,其中部分利害关系人申请行政复议的,行政复议机构应当在受理申请后通知未申请行政复议的其他利害关系人作为第三人参加行政复议。”据此可知,由于复议结果直接影响利害关系人的权利义务,对于申请人以外与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人,行政复议机构必须通知其参加复议程序,这是复议机关必须履行的法定义务。本案中,纪永元作为报案人,敦煌市公安局作出的处罚决定中亦认定纪永元系王永斌诽谤的对象,故酒泉市公安局的复议结果将直接影响纪永元的权利义务,其与本案涉诉处罚决定具有利害关系。酒泉市公安局在行政复议时应当通知利害关系人纪永元参加复议程序,但其并未通知,违反法定程序。本案敦煌市公安局作出的敦公(阳)行罚决字[2015]第7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且程序违法,酒泉市公安局撤销该处罚决定的复议结果正确。故,酒泉市公安局的复议程序虽存在轻微违法,但并未对纪永元的合法权益产生实际影响,亦不影响被诉复议决定的效力。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四条第一款(二)项的规定,对此行为应确认违法。
 
  由上述案件可知,若行政复议结果直接影响利害关系人权利义务的,复议机关应当通知利害关系人参与行政复议程序。若复议机关未通知利害关系人参与复议程序,则属于复议程序违法。人民法院审查后,会撤销该复议决定或者确认该复议决定违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