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定违法建筑的行政确认行为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法院会依法判决撤销
发布时间:2018-05-28 10:09
  现阶段,由于我国公民的法治意识不强,行政机关依法行政水平有待提升,在农村和城市郊区大量存在着未经规划和审批即予以建造的房屋,即法律上的违法建筑。但是,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门、规划部门或乡镇政府等予以确认其为违法建筑前,其还不是可以作为行政处罚和行政强拆依据的违法建筑。
 
  如今,随着大量征收拆迁项目的开展,我国城市治理的加强,对于违法建筑的认定结果(行政确认)直接影响着被认定人后续的补偿权益,是否被罚款或者强制拆除等。根据行政法律师的办案经验可知,由于我国没有一部统一的行政程序法来规范行政机关违法建筑的认定行为,行政确认相关实体法又有一定的缺失,导致在行政确认实践中存在着不少违反法定程序,侵害被确认人合法权益的情形。
 
  例如,在邬某诉海宁市许村镇人民政府一案中,经地籍调查,坞某户在××××(现地址为××××)已建有住宅及生产用房,批准面积123平方米,调查面积142.2平方米,超19.2平方米,土地管理机关登记为123平方米。2005年左右,坞某在未办理建设规划审批手续的情况下,在其住房周边陆续建造厂房及钢棚,建筑占地面积合计389.48平方米,其中北面钢棚占地面积29.26平方米及三层厂房占地面积147.63平方米,南面生产用房占地面积29.24平方米及一层厂房占地面积183.35平方米。上述建筑中占地面积29.24平方米的生产用房已于2015年被拆除。海宁市许村镇人民政府经调查后,于2017年8月10日作出《许村镇人民政府乡村违法建筑认定书》,认定上述建筑为乡村违法建筑,并将认定书送达邬某。2017年8月17日,海宁市许村镇人民政府向邬某作出《许村镇人民政府限期拆除乡村违法建筑通知书》,认定案涉建筑为应当予以拆除的乡村违法建筑,责令邬某在2017年8月20日前自行拆除或者申请被告组织拆除。因邬某既未自行拆除上述建筑,也未申请被告组织拆除,海宁市许村镇人民政府遂于2017年9月14日对上述建筑实施了强制拆除。
 
  经过专业的行政法律师收集证据,当庭陈述意见后,人民法院认为:《浙江省违法建筑处置规定》第六条第一款规定,省住房和城乡建设主管部门负责指导、监督全省违法建筑处置工作;设区的市、县(市)城乡规划主管部门具体负责本行政区域内城镇违法建筑处置工作,并负责指导、监督本行政区域内乡村违法建筑处置工作;乡(镇)人民政府具体负责本行政区域内乡村违法建筑处置工作。《海宁市违法建筑处置办法》第六条第二款规定,农村违法建筑由属地镇人民政府负责具体调查工作,并根据村镇规划编制、许可、监管等因素依法综合认定。
 
  本案中,邬某所建的建筑位于海宁××××村的集体土地上,属于海宁××××村庄规划区域内,且至今未办理建设规划审批手续,属乡村违法建筑,海宁市许村镇人民政府具有对案涉违法建筑作出认定的法定职权。但海宁市许村镇人民政府将邬某住房北面的三层厂房误认定为两层,以及将已于2015年被拆除的生产用房也认定为案涉违法建筑,致使违法建筑的建筑面积认定错误,属认定事实错误。《浙江省违法建筑处置规定》第十四条规定,城乡规划主管部门和乡(镇)人民政府作出违法建筑处置决定前,应当充分听取当事人的意见,对当事人提出的事实、理由和证据,应当进行记录、复核。当事人提出的事实、理由或者证据成立的,应当予以采纳;不成立而不予采纳的,应当说明理由。违法建筑处置决定应当载明相关的事实、理由、依据以及不服决定的救济途径和期限等,并依法送达当事人。《浙江省行政程序办法》第五十二条第一款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对当事人不利的行政执法决定前,应当书面告知当事人拟作出行政执法决定的事实、理由、依据和决定内容,以及其享有的陈述权、申辩权。海宁市许村镇人民政府作出违法建筑认定前未履行告知义务,并听取邬某的意见,且在《许村镇人民政府乡村违法建筑认定书》中亦未载明救济途径和期限,属程序违法,应当予以撤销。最终,判决撤销了海宁市许村镇人民政府于2017年8月10日向邬水兴作出的《许村镇人民政府乡村违法建筑认定书》。
 
  从上述案件可知,行政机关在作出违法建筑认定处置前应当充分听取当事人的意见,对当事人提出的事实、理由和证据,应当进行记录、复核。当事人提出的事实、理由或者证据成立的,应当予以采纳;不成立而不予采纳的,应当说明理由。违法建筑处置决定应当载明相关的事实、理由、依据以及不服决定的救济途径和期限等,并依法送达当事人。
 
  如果行政机关在认定违法建筑时,严重违反上述程序,侵害当事人程序性权利,进而损害其实体权利的,当事人可以申请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上级行政机关复议或者人民法院审核后,确定违法建筑认定程序严重违法法定程序,会依法撤销行政机关作出的违法建筑认定决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