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机关违反林业行政处罚程序对当事人作出处罚决定系违法行为,法院审查后会依法撤销处罚决定
发布时间:2018-06-29 16:03
  迄今为止,我国虽然没有一部统一的行政程序法典来规范行政机关的执法行为,但我国制定了行政处罚法、行政强制法、行政许可法等都对行政程序作出了规定,此处还是一些部门规章也对行政程序作出了规定。
 
  例如,《林业行政处罚程序规定》对关于林业领域的行政处罚程序作出了规定。第三十一条规定,林业行政处罚案件经调查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应当填写《林业行政处罚意见书》,并连同《林业行政处罚登记表》和证据等有关材料,由林业行政执法人员送法制工作机构提出初步意见后,再交由本行政主管部门负责人审查决定。第三十七条规定,林业行政主管部门作出责令停产停业、吊销许可证、较大数额罚款等行政处罚决定之前,应当告知当事人有要求举行听证的权利;当事人要求听证的,林业行政主管部门应当组织听证。第三十八条规定,听证结束后,林业行政主管部门依照本规定第三十一条,作出决定。
 
  虽然《林业行政处罚程序规定》对林业领域的行政处罚程序作出了较《行政处罚法》更为详尽的程序,但是根据行政法律师办理林业行政处罚案件的经验可知,不少的行政机关出于各种非正当目的并没有严格按照林业行政处罚程序进行执法,时常有侵害被处罚人合法权益的情形。
 
  例如,在刘五安诉洛阳市林业局林业行政处罚一案中,从人民法院查明的事实可知:2010年9月1日,营庄居委会将位于该社区东310国道南的2亩土地(果园)承包给刘五安,承租期限为30年,自2010年9月1日至2040年8月31日。2015年6月,刘五安未经林业主管部门审核同意,将该地块上的果树铲除,改建为沙场存放沙子。2017年5月11日,洛阳市林业局接老城区农办的举报,称在营庄社区有人占用林地建沙场。经调查询问、现场勘验检查、委托林业工程师结合老城区林地保护利用规划的数据进行调查比对后,洛阳市林业局认定刘五安在未办理林地征占用手续的情况下,擅自改变林地用途,将涉案的1366平方米林地平整后改建成沙场,违反了森林法实施条例第四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2017年6月23日,洛阳市林业局以刘五安在外地打工未能及时到案为由提请延长办案期限,于6月30日获负责人批准。7月24日,林业行政执法人员填写洛林罚意字[2017]第001号《林业行政处罚意见书》,并送法制工作机构提出初步意见,再交由本行政主管部门负责人审查决定。8月8日,洛阳市林业局向刘五安送达洛林罚权告字[2017]第001号《行政处罚先行告知书》和洛林罚听权告字[2017]第001号《林业行政处罚听证权利告知书》,刘五安于当日签署自愿放弃陈述、申辩权和听证权的意见。于是,洛阳市林业局遂于2017年8月11日作出001号处罚决定书,对其处以27320元的罚款,并限期恢复原状。
 
  洛阳市林业局作出行政处罚后,被处罚人刘五安寻求行政法律师的帮助后,认为浏阳市林业局作出的处罚所依据的事实不清,程序违法,请求人民法院判决撤销洛阳市林业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
 
  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行政机关应当严格按照法定程序作出行政行为。本案中,洛阳市林业局虽然向刘五安告知了听证权利,但在听证期限开始前就已经填写了处罚意见书,并报其法制部门和负责人审查作出了决定,违反了《林业行政处罚程序规定》第三十八条规定的处理程序。行政听证的目的在于查清事实、发现真相,给予当事人就重要事实陈述、申辩的机会,属于调查程序中的一部分,洛阳市林业局在未组织听证,即未对案件事实调查清楚的情况下,提前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程序违法。
 
  另外,《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四十二条第一项规定,当事人要求听证的,应当在行政机关告知后三日内提出。本案中,洛阳市林业局于2017年8月8日告知刘五安听证权利,虽然当日刘五安表示放弃听证权,但行政处罚法规定的当事人提出听证的“3日”应当是个不变期间,当事人表示放弃申请听证权或者明确表示不申请听证的,在听证申请期间届满前,仍然有权要求组织听证,行政机关应当以其听证申请期间届满前的最后意思表示为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八十二条规定,期间以时、日、月、年计算。期间开始的时和日,不计算在期间内。洛阳市林业局应于2017年8月12日起才能作出行政处罚,而在本案中,其于8月11日作出001号处罚决定书并在当日送达刘五安,虽刘五安最终未在法定的3日内申请听证,不存在剥夺刘五安陈述、申辩的权利,但应属行政程序瑕疵。《林业行政处罚程序规定》第二十四条规定,凡发现或者接到举报、控告、移送、上级交办、主动交代等违反林业法律、法规、规章的行为,应当填写《林业行政处罚登记表》,报行政负责人审批。对认为需要给予林业行政处罚的,在七日内予以立案;对认为不需要给予林业行政处罚的,不予立案。《林业行政处罚文书制作填写规范》第十五条规定,林业行政处罚立案登记表,是依据法律、法规、规章的规定,对涉嫌违法行为是否立案报送行政机关负责人审批的文书。“承办人意见”栏目,填写承办人根据案情提出立案或者不予立案等意见,并签名、署明提出意见的日期。“承办部门负责人意见”栏目,由承办部门负责人根据承办人意见填写立案或者不予立案等意见,并签名、署明提出意见的日期。“行政机关负责人意见”栏目,填写行政机关负责人对承办部门意见进行审查后,批示立案或者不予立案等内容,并签名、署明批示的日期。本案中,洛阳市林业局在《林业行政处罚立案登记表》中以上三个“意见”栏目处署明的日期分别是2017年6月14日与6月30日,而接到老城区农办举报的日期是2017年5月11日,违反了七日内予以立案的相关规定,超期立案。洛阳市林业局在001号处罚决定书中载明“对本林业行政处罚不服,可于接到本决定书之日起三个月内直接向洛阳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等内容,其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六条的规定,正确告知刘五安可在接到处罚决定书之日起六个月内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的权利,在本案中虽未实际影响到原告诉讼权利的行使,但应属行政程序瑕疵。
 
  最终,人民法院认定洛阳市林业局作出001号处罚决定书的行政行为违反法定程序且存在多处程序瑕疵,依法判决撤销了洛阳市林业局作出洛林罚决字[2017]第001号《林业行政处罚决定书》的行政行为。
 
  由上述案件可知,林业部门作出行政处罚时,必须严格按照《林业行政处罚程序规定》的步骤和时限进行,不得非法侵害被处罚人的听证权利。如若林业部门违法法定的程序期限作出林业行政处罚决定,属于林业处罚程序存在瑕疵;如若林业部门非法剥夺了被处罚人的听证权,则属于重大程序违法。对于林业部门重大且明显的程序违法行为,人民法院审查后,会依法予以撤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