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文章
联系我们
对于公安机未出具受理治安管理处罚案件回执单和接受证据清单的行为,经人民法院审查后会被确认程序轻微违法
发布时间:2018-05-29 10:07
  随着法治政府建设的推进,行政机关的执法水平有了一定的提升。但现实中亦存在着不少行政机关因忽视一些程序性的规定而引起诉讼的情形。人民法院在审查被诉行政行为时,对于行政机关程序轻微违法的情形会作出怎样的处理,对复议的机关的复议决定又会作出怎样的处理,二者有何不同?本文通过对楼某诉德清县公安局治安管理处罚案进行分析总结,以望为大家提供一些参考和启发。
  
  一、基本案情概述
 
  上诉人(原审原告)楼某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德清县公安局
  被告德清县人民政府
  原审第三人严某
 
  一审法院:浙江省湖州市安吉县人民法院
  二审法院: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一审诉讼请求:请求撤销德清县公安局作出的不予行政处罚决定和县政府作出的维持不予处罚的决定。
 
  一审查明事实:原告楼某承租庆丰蚕种有限公司的厂房用于经营,租赁期间为2016年5月1日至2016年6月30日,至案发时尚未办理工商注册登记。第三人严正安为向庆丰蚕种有限公司前经营者钱锋讨要工钱,于2016年6月18日至原告租赁厂房,将电闸上的三根电线剪断,原告当日发现后自行将电线接好恢复通电;同年6月19日,第三人严正安又将电闸的漏电保护器外壳的螺丝拧松,被原告当场发现后停止。原告与第三人自行协商赔偿事宜未果,于同年6月22日通过110报警平台向被告公安局反映电闸被破坏情况,被告公安局下属职能部门乾元派出所接到上述报警后出警至现场处理,第三人当场将漏电保护器修好。2016年7月6日,被告公安局在调查取证结束后作出德公(乾)不罚决字[2016]10033号《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书》并于当日向原告邮寄送达。原告不服被告公安局所作的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于2016年8月31日向被告县政府申请行政复议,被告县政府于同日收到行政复议申请,于2016年9月2日受理后即向原告发送《行政复议案件受理通知书》,并向被告公安局发送《提交行政复议答复通知书》。当月12日被告公安局按要求提交书面答复及证据材料。同年10月28日,被告县政府作出德政复决字[2016]13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决定维持公安局的具体行政行为,并于当月31日向原告邮寄送达该行政复议决定书。
 
  一审裁判结果:被告公安局作出被诉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程序合法,被告县政府作出被诉行政复议决定符合法定程序。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楼某的全部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楼某负担。
 
  二审上诉请求:一、一审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原审第三人严正安第一次剪断上诉人经营地方的接入电线,第二次又毁坏触电保安器,其行为和主观故意是破坏上诉人的正常生产和经营秩序,属于扰乱机关、团体、企业、事业单位秩序,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医疗、教学、科研不能正常进行,尚未造成严重损失的;并且原审第三人的行为不只有一次,同时没有悔改表现,故情节恶劣,依法应当予以处罚,在法条竞合时,应当从重处罚,并且主观故意也是如此,被上诉人公安局以毁坏公私财物情节轻微为由,属于罔故事实,本案不适用情节轻微,故公安机关适用法律错误。一审法院未查明案件事实,法律适用错误,故判决错误。二、公安机关伪造签名,情节恶劣,作为国家的执法机关和专政工具,公安机关应当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在本案中,伪造了上诉人的签名,并且向法庭提交了所谓的无指纹手印,其行为属于伪造证据,依法应当追究刑事责任,而不是程序瑕疵。综上,请求:一、撤销安吉县人民法院(2016)浙0523行初128号行政判决;二、撤销县政府德政复决字[2016]13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和公安局德公(乾)不罚决字[2016]10033号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公安局重新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三、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
 
  二审查明事实:同一审查明的事实。
 
  二、二审法院认为
 
  被上诉人公安局作为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公安机关,具有作出被诉行政处罚的法定职权。被上诉人公安局提交的证据材料可以证明,2016年6月18日早上,原审第三人用老虎钳将上诉人车间电箱内三根电线剪断,以及次日早上又将上诉人车间电箱漏电保护器上螺丝柠松的事实,原审第三人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的有关规定,已构成故意损毁公私财物的违法行为。被上诉人公安局基于原审第三人的行为系讨要工钱为目的,主观恶性较低,且造成的危害结果轻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九条、第十九条第(一)项之规定,认为原审第三人的行为属于情节特别轻微,作出不予行政处罚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量罚恰当,并无不当。上诉人虽称其承租厂房用于经营,但至案发时尚未办理工商注册登记,其在二审庭审中亦称尚在筹备期未生产经营,故上诉人提出原审第三人的行为已对上诉人的生产经营造成损失的意见,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行政程序方面,被上诉人公安局在一审中提交的证据3《接受证据清单》、证据15《受案回执》中两处“楼某”签名,经浙江千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非楼某本人所写,对上述证据两处指纹,鉴定机构认为检材鉴定条件不足不予受理。因该两份证据的签名非上诉人本人所签,所涉指纹不能确定为上诉人所按,本院对该两份证据不予认定。被上诉人公安局提供的证据无法证明其已按照《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规定的程序向上诉人出具受案回执单、接受证据清单,程序存在轻微违法。但因被上诉人公安局作出的涉案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事实认定清楚、适用法律正确、量罚恰当,该程序轻微违法对上诉人权利不产生实际影响,故本院确认被上诉人公安局作出的涉案不予行政处罚决定程序违法,但不撤销该行政行为。复议机关县政府未对该程序轻微违法予以确认存在不当,应予以纠正。原审法院对被上诉人公安局提交的证据3《接受证据清单》、证据15《受案回执》的认定存在不当,认为被上诉人公安局作出涉案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书程序合法存在错误,本院依法予以纠正。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七十四条第(二)项之规定,判决:一、撤销安吉县人民法院(2016)浙0523行初128号行政判决;二、确认被上诉人德清县公安局作出的德公(乾)不罚决字[2016]10033号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书违法;三、撤销被上诉人德清县人民政府作出的德政复决字[2016]13号行政复议决定书。一、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各50元,由被上诉人德清县公安局、德清县人民政府共同负担。
 
  三、案情简要分析
 
  (一)本案中,对于德清县公安机关未按照《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规定的程序向上诉人出具受案回执单和接受证据清单的行为,人民法院应如何审查,又该作出何种判决?
 
  《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七十七条规定公安机关对报案、控告、举报或者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主动投案,以及其他行政主管部门、司法机关移送的违反治安管理案件,应当及时受理,并进行登记。《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四十七条第二款规定:“公安机关接受案件时,应当制作受案回执单一式二份,一份交报案人、控告人、举报人、扭送人,一份附卷”;第五十条规定:“对报案人、控告人、举报人、扭送人、投案人提供的有关证据材料、物品等应当登记,出具接受证据清单,并妥善保管。必要时,应当拍照、录音、录像。移送案件时,应当将有关材料和物品一并移交”。本案中,被上诉人德清县公安局在一审中提交的证据3《接受证据清单》、证据15《受案回执》中两处“楼某”签名,经浙江千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非楼某本人所写。因该两份证据的签名非上诉人本人所签,所涉指纹不能确定为上诉人所按。二审法院这两份证据未予认定。被上诉人德清县公安局提供的证据无法证明其已按照《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规定的程序向上诉人出具受案回执单、接受证据清单,最终,二审法院认为被上诉人德清县公安局执法程序存在轻微违法。因德清县公安局此违法行为未对上诉人的权利产生实际影响,故依据行政诉讼法的规定未予撤销。
 
  (一)被诉行政行为被人民法院认定程序轻微违法后,人民法院对此行政行为的复议决定会作出怎样的处理?
 
  本案中德清县公安局虽然存在着行政处罚程序轻信违法的情形,但考虑到其处罚结果合理性,仅处罚行为的程序轻微违法,且未对上诉人的权利产生实际影响,因此未于撤销。《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行政复议机关负责法制工作的机构应当对被申请人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进行审查,提出意见,经行政复议机关的负责人同意或者集体讨论通过后,按照下列规定作出行政复议决定:具体行政行为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内容适当的,决定维持。由此规定可知,复议机关对被复议的行政行为既进行实体方面的合法性审查,又进行程序方面的合法性审查。本案中,被诉行政行为虽然在实体方面符合法律规定,但在程序方面轻微违法,复议机关在复议时,并未审查出其程序轻微违法,进而作出维持的复议决定。在此情况下,原行政行为基于对处罚结果的合理性、未对被上诉人权利义务产生影响以及节约司法资源方面的考量,在应予撤销的情况下,依照法律规定而没有撤销。但对于行政复议行为却不用对上述方面进行考量,因此,二审法院其于被诉行政行为的程序轻微违法予以撤销并无不妥。
 
  四、裁判规则总结
 
  (一)在办理治安管理处罚案件的过程中,对于公安机未出具受案回执单和接受证据清单的行政行为,经人民法院审查后会被确认为程序轻微违法。
 
  (二)被诉行政行为被人民法院认定程序违法后,人民法院对原行为复议决定的处理不同对原行政处罚决定的处理。若原行政处罚行为程序违法,人民法院会在判决中予以适明,并会依法撤销原行政行为或者确认原行政行为违法。无论人民法院是依法撤销原行政行为,还是确认原行政行为违法,对于原行政行为的复议决定都会撤销,而不会确认违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