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文章
联系我们
行政机关在强制执行前未事先催告当事人履行义务而直接予以强制执行的属于行政程序违法,人民法院会据此撤销强制执行决定
发布时间:2018-05-28 11:20
  随着我国行政程序法制建设的不断完善,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程序意识有所增强,但依旧存在着不少行政程序违法的问题。本文通过郑某诉铁岭市国家税务局稽查局和辽宁省铁岭市国家税务局案,对行政强制程序违法问题进行分析总结,以望为大家提供一些启发和参考。
 
  一、基本案情概述
 
  原告:郑某
  被告:铁岭市国家税务局稽查局
  被告:辽宁省铁岭市国家税务局
 
  审理法院:辽宁省昌图县人民法院
 
  原告诉讼请求:铁岭市某建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公司)于2016年1月2日不服被告稽查局作出的税务处理决定、税务行政处罚决定,及被告税务局作出的税务行政复议决定,起诉到昌图县人民法院。2016年7月20日,被告稽查局在《铁岭日报》上向原告公告送达铁国税强拍[2016]002号税收强制执行决定书,决定对原告提供纳税担保的房屋,依法予以拍卖或者变卖,以拍卖或变卖所得抵缴税款、滞纳金。原告认为稽查局对某公司作出702万的税务处罚存在极大的争议,某公司到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了再审申请,鉴于本案的特殊性、复杂性,提前强制执行会给原告带来不可恢复的损失。原告在铁岭居住,稽查局不直接送达或是邮寄送达,一直采用公告送达的方式,不符合公告送达的条件,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实施细则》第八章中有关公告送达前提条件的规定,是严重的程序违法。因本案不具备强制执行的前提条件,原告要求稽查局对此强制执行措施裁定中止执行,保护原告的合法利益不受损失。综上所述,被告稽查局作出的税收强制执行决定、被告税务局作出的税务行政复议决定违反法律规定,请求人民法院撤销被告稽查局于2016年7月11日作出的铁国税强拍[2016]002号税收强制执行决定书;撤销被告税务局于2016年12月8日作出的铁国税复决[2016]10008号税务行政复议决定书;确认被告稽查局作出的税收强制执行决定程序违法。
 
  法院查明事实:铁岭市某建材有限公司采取不列、少列收取等手段,少缴增值税、企业所得税,被告稽查局对某公司作出税务处理、处罚决定,决定某公司应补缴增值税401517.83元、补缴企业所得税33736.58元,对应补缴税款依法课征滞纳金至税款入库之日止。并处以所偷税款一倍的罚款即435254.41元,到期不缴纳每日按罚款数额的百分之三加处罚款。现该税务处理、处罚决定已生效,某公司未在规定期限内缴纳税款及滞纳金,被告稽查局于2015年8月17日对某公司作出税务事项通知书,限2015年8月31日内缴纳税款,某公司未缴纳并于2015年8月19日申请纳税担保。原告郑某于2015年8月31日以房屋一套为某公司纳税担保,担保财产总价值50.8万元。原告郑某作为某公司纳税担保人未缴纳税款及滞纳金,被告稽查局于2016年3月16日、5月12日二次公告作出税务事项通知书,通知原告郑某缴清担保税款及滞纳金,原告未缴纳,被告于2016年7月11日作出税收强制执行决定书,决定对原告提供用于纳税担保的房屋一套,依法予以拍卖或者变卖,以拍卖或者变卖所得抵缴税款、滞纳金。被告稽查局又于2016年9月5日作出催告书,告知原告享有陈述和申辩的权利,逾期未履行义务,依法强制执行。原告于2016年10月9日提出税务催告陈述,提出陈述和申辩,稽查局对此作出回复。原告不服稽查局作出的税收强制执行决定,向被告税务局申请行政复议,被告税务局维持稽查局的强制执行决定的行政行为。原告不服于2017年5月22日向本院提起本案诉讼。
 
  二、审理法院认为
 
  本院认为,结合当事人的诉辩主张,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一、被告稽查局作出的税收强制执行决定认定事实是否清楚、证据是否充分;二、被告稽查局作出的税收强制执行决定程序是否合法;三、被告税务局作出的复议决定是否合法。
 
  关于焦点一,某公司未缴纳税款及滞纳金,并申请纳税担保,被告稽查局提交的纳税担保书和纳税担保财产清单有纳税人某公司签字盖章、纳税担保人郑某签字,并经被告稽查局确认,该纳税担保真实合法。经查,某公司偷税行为已依法予以确认,其未按照规定期限缴纳税款,被告稽查局通知了纳税担保人郑某限期缴纳担保的税款、滞纳金,纳税担保人郑某未按期缴纳,稽查局再次通知了郑某缴纳所担保的税款、滞纳金,郑某逾期仍未缴纳。原告郑某作为纳税担保人,对某公司未缴税款、滞纳金行为承担连带责任,在被告稽查局两次责令郑某限期缴清税款、滞纳金后,郑某仍未缴纳,稽查局有权对郑某提供用于纳税担保的房屋予以拍卖或者变卖,以拍卖或者变卖所得抵缴税款、滞纳金,稽查局作出的税收强制执行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符合以上法律规定。
 
  关于焦点二,本案被告稽查局于2016年7月11日作出税收强制执行决定,后于2016年9月5日作出催告书。被告稽查局在作出税收强制执行决定前未履行催告程序,原告郑某没有在法定期限内提出陈述和申辩,被告稽查局程序违法。对于被告两次作出的税务事项通知书,未载明当事人依法享有的陈述权和申辩权,被告在作出强制执行决定后进行催告,虽原告后提交了陈述材料,但不符合《行政强制法》第三十五条规定的事先催告程序。
 
  关于焦点三,因稽查局作出的税收强制执行决定程序违法,应予撤销,复议机关税务局作出维持原行政行为的复议决定,应一并予以撤销。对于原告提出稽查局对某公司作出的税务处理、处罚存在争议,不具备强制执行条件的意见,因稽查局对某公司作出的税务处理、处罚决定是否合法不是本案的审查客体,已经一、二审法院审理,判决驳回了某公司的诉讼请求,确认该税务处理、处罚决定合法、有效,原告的意见无事实和法律依据。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三)项、第七十九条之规定,判决:一、撤销被告铁岭市国家税务局稽查局作出的铁国税强拍[2016]002号税收强制执行决定书;二、撤销被告辽宁省铁岭市国家税务局作出的铁国税复决[2016]10008号税务行政复议决定书。案件诉讼费50元,由被告铁岭市国家税务局稽查局、铁岭市国家税务局稽查局共同负担。
 
  三、案情简要分析
 
  (一)行政机关在强制执行前未事先催告被执行人履行义务是否属于行政程序违法?若违法,人民法院会对此程序违法的行政行为作出怎样的判决?
 
  《行政强制法》第三十五条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强制执行决定前,应当事先催告当事人履行义务。催告应当以书面形式作出,并载明下列事项:履行义务的期限;履行义务的方式;涉及金钱给付的,应当有明确的金额和给付方式;当事人依法享有的陈述权和申辩权。第三十六条规定当事人收到催告书后有权进行陈述和申辩。行政机关应当充分听取当事人的意见,对当事人提出的事实、理由和证据,应当进行记录、复核。当事人提出的事实、理由或者证据成立的,行政机关应当采纳。第三十七条第一款规定经催告,当事人逾期仍不履行行政决定,且无正当理由的,行政机关可以作出强制执行决定。由上述法律规定可知,一般情况下,行政机关在强制执行前应事先催告被执行人履行义务,被执行人无正当理由,仍不执行的才可以强制执行。本案中,被告稽查局于2016年7月11日作出税收强制执行决定,后于2016年9月5日作出催告书。被告稽查局在作出税收强制执行决定前未履行催告程序,被告稽查局程序违法。对于被告两次作出的税务事项通知书,未载明当事人依法享有的陈述权和申辩权,被告在作出强制执行决定后进行催告,不符合《行政强制法》第三十五条规定的事先催告程序,属于程序违法,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的规定应予以撤销。
 
  (二)在行政诉讼审理活动中,人民法院基于当事人的诉求是否仅审查被诉行政行为?对于已经经过人民法院审查的行政行为是否具有审查的义务?
 
  本案中,原告在诉讼请求中主张被告稽查局作出的税务处理决定、税务行政处罚决定,及被告税务局作出的税务行政复议决定存在错误,二被告不具有强制执行的前提条件。对于原告的此诉讼请求,人民法院认为稽查局对某公司作出的税务处理、处罚决定是否合法不属于本案的审查范围,同时又因为其已经一、二审法院审理,判决驳回了某公司的诉讼请求,确认该税务处理、处罚决定合法、有效,因此对原告的此项诉讼请求未予以处理。由此可知,在审查被诉行政行为时,对于已经经过人民法院审查过的前置行政行为,根据一事不再理的原则,人民法院对该行政行为不会再予以审查。
 
  四、裁判规则总结
 
  (一)行政机关在强制执行前,未事先催告当事人履行义务而直接予以强制执行的属于行政程序违法,人民法院会据此撤销强制执行决定。
 
  (二)在行政诉讼实践中,若当事人请求审查的行政行为已经经过人民法院审查,该行为虽为被人民法院审查的行政行为的前置行为,但根据一事不再理原则,人民法院对此行政行为不再予以审查。

相关文章